文:林恩霆

民政党在蓝海博士刘华才的领导之下,显得浮浮沉沉,茫茫大海中,始终找不到靠岸的方向。

民政党自从509大选全军覆没之后,宣布退出国阵。该党前大会议长丹斯里陈福荣说道,民政党是反对腐败的,大选后所爆发的丑闻让党员难以接受,尤其是从前首相纳吉的住家搜出大量的现金和奢侈品,加上一兆令吉的庞大国债,促使民政党决定退出国阵。

民政党是打着高尚的道德情操离开国阵,该党当时的退出可说是想与国阵的所有丑闻切割,尤其是巫统。

民政党的这番作为赢得华裔选民的热烈鼓掌,但一时的掌声却换不来选票;相反地,民政党的举动却激起了巫统支持者,乃至国阵拥趸的愤怒,怒斥民政党有福同享,有难各自逃。

- Advertisement -

民政党在509大选后的立场和方向反反复复,从退出国阵,到波德申补选支持安华,再后来批评敦马,之后却在没有基层基础的丹绒比艾补选中插上一脚,与马华打擂台,甚至在补选中批评昔日盟友马华。

之后,政坛传出公正党内的阿兹敏派系可能会跳槽民政党。这时候的民政党好像顿时水涨船高似的,过去力挺阿兹敏的敦马以首相的身份出席民政党新春团拜,阿兹敏随行向民政党拜年,刘华才及一众民政党领袖乐开怀。

不但如此,刘华才更受邀出席安邦国会议员兼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部长祖莱达的选区新春开放门户,阿兹敏亦有出席。

今年2月25日,喜来登政变发生后的第二天,民政党全国主席刘华才宣布支持敦马继续任相,并表示敦马可以稳定局势。

喜来登政变之后,慕尤丁担任首相,阿兹敏派系没有如预期般地过档民政党,民政党上下仿佛吃了一记闷棍,被耍了一回。

新冠肺炎疫情肆虐,眼见慕尤丁做出一些成绩,刘华才之后又宣布支持慕尤丁,并要求敦马不要再“捣乱”,其反复无常的态度令人咋舌。

如今,民政党欲与国盟商讨大选议席分配,以便可以一对一的方式面对共同敌人希盟的挑战。

- Advertisement -

何谓共同敌人?过去的26个月里,民政党根本无法很好地确定自己的敌人是何人。但民政党曾经宣布支持安华和敦马,这又作何解释呢?

若说今天的国盟是民政党的朋友,那么何以当时又舍弃国阵而落跑呢?丹绒比艾补选中怒批马华,对抗国阵?可别忘了国盟内有国阵成员党,有伊斯兰党哦!

民政党的敌友不分,立场模糊,摇摆不定,见风使舵是该党的最大问题。民政党的政党理念很好,但可惜的是,庸才领导,缺乏政治敏感度,又沉不住气地静观其变,往往又要刷存在感,但每一次的刷存在感都给民政党带来笑话。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