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汉顺指张念群身为时任的副教长,却似乎对华小拨款发放一事毫不知情。

“2020年华小5000万特别拨款剩下620万”事件,教育部副部长马汉顺今日提出证据,证明4378万令吉是于希盟政府时期,在3个月内发给全津华小!

他质疑张念群身为时任的副教长,竟然没有发觉这笔4378万的拨款已发给全津华小,留给半津华小的只剩下620万令吉。

无论如何,马汉顺表示,在他上任副教长后已设法补救,指示官员马上停止动用剩下的620万,并直接拨入半津贴华小董事部户头。

马汉顺也是马华署理总会长,他周四在文告中也根据教育部的记录,列出已发出给各州华小的拨款,当中2020年1月,40万发给玻璃市教育厅;2月5日,柔佛教育厅收到了890万;2月17日,吉打得到210万。

他说明,教育部的运作,有一套严谨的标准作业流程。拨款的申请和发放,也不例外。

- Advertisement -

“因为这样,2019年11月1日,教育部召开的内阁后会议,所有部门的财务事宜,举凡申请和发放,全权交有教育部长办公室执行。”

他透露,时任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也出席了上述会议,不但知悉此事,同时也一定明白,华小拨款不能遵照她所谓的“网上申请”提出。相反的是,部门的拨款,都需依循法令,通过部门的机制处理。

他续说,2019年12月,2020年华小拨款开放申请。此后,拨款陆陆续续发放。这一系列的发生,都在希望联盟执政期间。

“不可思议的是,身为教育部的第二把交椅,张念群似乎蒙在鼓里,毫不知情。”

马汉顺表示,在政权交替后,他于今年年3月10日上任教育部副部长;一周之后,3月17日,他召集了教育部的财务司总监和官员,尝试初步了解2020年华小5000万拨款最新的现况和进度。

“汇报中,我得知早在3月之前,这一笔钱,已经下放到各州教育厅以便发放,总计用上5000万令吉的4378万令吉。换句话说,留给883间半津华小的只剩下620万令吉。”

“由此可见,从2019年11月1日后,直到2020年2月离开办公室,张念群似乎彻底的不知不觉。为何她一丝不没有发现,在她任内,华小的拨款,已有累积 4378万令吉发给全津华小?”

马汉顺澄清说,他于7月8日会见全国华教组织的领导,据实报告了拨款的流向,在会上不曾指控“挪用”;“我所要表达的是,5000万拨款的4378万,确是在希盟任内发放,乃是改变不了的事实。”

- Advertisement -

“逝者已逝,来者可追;继任之后,我因此设法补救,紧接指示官员马上停止动用剩下的620 万,以便直接拨入半津贴华小董事部户头。”

马汉顺强调,如今时间紧迫,喧嚣无谓。而希盟在任内用掉了4378万的华小拨款,是个确凿的事实。只剩下620万令吉,也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自诩为史上最好的副教育教育张念群,可否告诉我们,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