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ta接受《光华日报》“无所不TALK”直播访谈,分享其抗疫过程。

报道:曾丝苛

台湾美女Rita确诊新冠肺炎,治疗期间在社媒公开分享抗疫过程与心情,让大众更了解新冠肺炎并重视防疫,尽管获得很多粉丝追踪,出院后她一样难逃遭歧视命运。

Rita出院后回到经常光顾的美容院,却遭到院方要求5个月后才可以再光顾,对此她无奈表示:“我蛮难过的,我想说,我以后不会再去那一家了。”

Rita日前接受《光华日报》“无所不TALK”直播访谈时说,她是于2月初在西班牙留学期间感染新冠肺炎,当时身体出现一些症状,包括干咳、咳嗽带痰、发烧38.2度、胸闷、失去嗅觉和味觉,惟两度求诊,皆被当地医生诊断为流感,甚至给予证明书。

Rita确诊新冠肺炎,身体出现的症状包括干咳、咳嗽带痰、发烧38.2度、胸闷、失去嗅觉和味觉。

“医生看我是亚洲人,就说不用担心,台湾很安全。我觉得很奇怪,为什么他们是依据症状和国籍,来判断我是流感?我有和当地朋友打听了,他们都说那家是那区最好的医院。”

- Advertisement -

她表示,她失去嗅觉和味觉约有一个月,相当可怕。此外,一躺下就会狂咳嗽,无法入眠,只能坐着睡觉。“我感觉肺部都快可咳出来了!”

她形容自己是逃难般地赶在西班牙封国之前,成功搭上班机飞回台湾,并向台湾机场人员要求进行新冠病毒检测,之后返家自行隔离,未和家人朋友见面,结果隔天就被台湾政府医院安排救护车接送她到医院。

“那时候说是可能感染新冠肺炎了,所以我到医院的那一晚根本睡不着,一直很担心我到底有没有确诊,直到第二天医生就说我确诊了。”

她直言,尽管早前已怀疑本身感染新冠病毒,因此尽量不出门或到公共场合,并会佩戴口罩,不过心理压力仍非常大,担心是否传染给身边的友人。

Rita住院治疗期间一个月共抽40管血液,其中数管是自愿捐给台湾医疗研究团队。

住院一个月抽40管血液

Rita说,她治疗期间每三天就会抽血一次,因此住院一个月总共抽了40管血液,其中数管是自愿捐给台湾医疗研究团队。

“医生说很多病患不愿意捐血液,因为他们不想被当成实验品,我不会这样想,毕竟台湾医疗这么棒,在美国或澳洲的话,一个晚上就要花多少钱在住院,捐出血液是我唯一可以在生病的时候可以回馈给台湾的事情。”

“我不怕打针,我不是因为痛而难过,而是吓到自己的手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整只手都是针孔留下的疤痕,而且也是从手部注射抗生素。”

她提及,在台湾,只要有缴健保费,留院治疗的新冠肺炎患者不需缴付任何住院费、检验费,只需支付餐点费。

她指出,隔离病房为一人一间,设有24小时监控,门和墙壁都是玻璃制,而排出去的空气都会经过消毒过滤。此外,亲友都不可到隔离区探望,而进入的医护人员都必须穿上防护袍。

她说,隔离期间,除了基本作息,其余时间就是坐禅、瑜伽、倒立、看书、看电影、魔术方块、玩扑克牌等。“心情会影响免疫系统,所以要保持正能量。”

Rita:心情会影响免疫系统,所以要保持正能量。

出院第一件事:关灯、睡觉

经过一个月的治疗,Rita总算战胜病毒,获准出院。虽然想念家人和运动,但Rita康复出院后的第一件事,却只是关灯、睡觉。

Rita说,这是她人生第一次住院,家人却无法在身旁陪伴,只能通电话,让她十分低落难受。

“以前每次生病,都希望家人在身边,这此要自己面对,是蛮大的挑战,不过这次之后,我也变得更强、更独立。”

她表示,由于隔离病房里装置监控24小时观察患者状况,因此即便睡觉也必须开着灯。而医生建议她出院后自行隔离14天,因此当天她到家后,只想好好休息。

“终于可以关灯,终于有自己的私人空间,舒舒服服地睡一觉,这是我觉得非常感动的事情。”

- Advertisement -

她续说,她过去向来有重训,包括跑步、运动、打篮球,出院后在家里的跑步机第一次跑步时,才跑10分钟就跑不下去。

“对爱运动的人来说非常难过,自己的肺部已经不像以前那么健康,所以必须重新训练,把过去的心肺功能找回来,我现在跑30分钟没有问题。”

“如果这次感染新冠肺炎,我都可以熬过去,我什么事情都可以战胜!而且这次也让我更加看清谁,是在我生命中重要的人。”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