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政党全国主席刘华才放话,来届大选,他可不排除会到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的选区竞选。不过,打和不打需要考虑到多因素,最终决定还是要看有没有胜选把握。

刘华才这段谈话一经报导,受瞩目的程度值得民政党感到安慰。虽然有不少网民都断言民政党已经没有东山再起的希望,但是,看到这么多的留言,至少证明还是有人知道有民政党的存在、更会注意民政党的未来动向。

民政党能不能翻身,就要看本身能不能在来届大选突破瓶颈。若依旧在槟州“封零”,意味着要付出的努力更大。

来届大选固然是民政党的翻身战,以不结盟的方式孤军出战?或倾向国盟联手出击?党主席移师到敌对党的选区竞选,能不能掀起骨牌效应?这也取决于民政党会以什么形式参选。

- Advertisement -

诚如刘华才所言,在资源受限情况下,民政党更要谨慎出手,除非情况需要,不然应该避开殊死战,作无谓牺牲。

专向高难度选区挑战向来是行动党元老林吉祥的专长。在他从政历险中,他曾经单刀直入到多个黑区选区,最叫人津津乐道的,还是一举把槟州老佛爷林苍祐给扫下马。

林吉祥的战绩有赢有输,总结是赢多过输。来到行动党年轻的一辈,这种偏向虎山行的精神还是有的。

上届大选,刘镇东就直击魏家祥的选区,倪可敏直捣时任民政党全国主席马袖强的安顺选区竞选。

但是,那毕竟是行动党的政治生态,未必适用民政党。“王对王”的战略,最终只会有一个结局,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 Advertisement -

过后反对党领袖嘲笑国阵成员党领袖,输了也没关系,还是可以后门当官。来到希盟的年代,再进入国盟执政,“死”在大选的候选人,还是可以借着新政府而还魂。希盟中有刘镇东,国盟中则有现任教育部长莫哈末拉兹。

未来要怎么走,民政党应该要精选慎战。如何挑选区,就看民政党要以什么战略出场。精兵应该派去赢面比较高的选区,这样才能确保有代表进入州议会或国会,让人民听到民政党的声音。

只是过去两届大选的惨痛失利,民政党还有能够取胜的选区吗?要是以不结盟方式竞选,一旦选区出现三角战,必然会分散选票,对何人有利就很难说。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