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林拉拉

2020年6月,代表国民联盟夺权以及首相慕尤丁宣誓就任满100天。安华在这期间谨言慎行,不指责慕尤丁政府的无法无天。

不过,当安华面对马哈迪,却没有保持一贯的沉默,为何有如此差异的态度?

可以肯定的一点,就是这两名政治家并非好友。事实上,他们的关系在过去数十年,很多时候是不稳定的。

同时,虽然马哈迪曾犯下无数次的错误,但这名九十多岁的长者依然选择艰难的途径,以捍卫人民的委托,这是无可否认的。况且,在喜来登行动之后,马哈迪保持坚定的立场,对抗背叛盟友和希望联盟的慕尤丁。

- Advertisement -

至于安华,新闻报道传出他与慕尤丁,以及土团党总秘书兼现任内政部长韩沙再努丁会面,引起关注和不安:难道即将发生匪夷所思的事件?安华是否与慕尤丁协商重掌布城,好让希望联盟东山再起?他与那些导致希盟垮台的夺权策动者会面,究竟有何议程?

既然公正党拒绝马哈迪成为希盟的首相人选,安华会否为了不让马哈迪占上风,不顾一切寻求任何人的支持,包括接受希盟叛徒及国盟领袖?

而且,公正党党鞭佐哈里阿都证实,该党领导层给予安华与任何人协商的自由,以助他重掌中央政权。佐哈里亲口表示,安华会见了许多人,除了前首相纳吉。

由于安华守口如瓶,我们对于相关会谈的内容,仅能捕风捉影,始终处于雾里看花的状态。公正党副主席郑立慷则出面向盟友保障,任何的安排必须获得希盟的一致同意,消除了外界对于公正党与国盟进行“台底交易”的忧虑。

所以大家千万不要操之过急 ,或对安华做出最坏的打算,因为安华不是普通人,拿他与马哈迪做比较是不公平的。众所周知,马哈迪不像安华,他不曾度过长达11年的监狱生活,而且是因为政治理由被判入狱。

安华多年在监狱里所遭受的苦难是不容置疑的,这并非常人可以想象。

现实状况是,国盟和希盟正致力争逐取得足够的人数,以保障多数国会议席的优势。基于希盟目前还未获得足够的议员人数支持,安华会见不同的国盟和砂州领袖的事件,也就不足为奇了。

无论喜欢与否,希盟要重掌政权并防范喜来登2.0事件的发生,确实需要不只数名执政党国会议员过档支持。

- Advertisement -

碍于希盟需要更多议员支持的现况,也解释了为何安华始终不曾严厉批评慕尤丁,因为安华未放弃说服慕尤丁派系土团党重返希盟的可能性。

安华,我们知道您是一名斗士。我们相信您不会轻易为了权力,而放弃坚守已久的原则。无论出现什么状况,我们希望您永不失去烈火莫熄的精神,也是激发我们改朝换代的初衷。

您曾说:“上苍是我的证人,我将不会沉默,我将不会投降。”只要您为了更好的马来西亚而奋斗,马来西亚人和您的希盟盟友将与您肩作战。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