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黄子豪

中国和英国在八十年代就香港回归问题角力的时候,中国第二代领导核心,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曾经提出所谓香港回归后的“五十年不变”,以安定香港市民。所谓的“五十年不变”,据香港《明报》报导,英国政府解密档案记载,邓小平曾向英国政府解释,50年期限是为了让中国大陆成为经济发达国,香港繁荣稳定有助中国大陆现代化,亦为了50年的台湾稳定,不想与台湾开战。在下一世纪(21世纪)首50年,中国大陆需要一个稳定的台湾,因为中国大陆不希望与台湾开战,如果人们明白中国大陆政策背后的考虑,就不会误解中华人民共和国会对一国两制政策作出改变。邓又称,在50年后改变的机会只会更小,因为届时中国大陆和其他国家的经济已彼此依赖。

当然,此一时彼一时,50年的期限还没有到来,中国在社会面貌已经起了翻天覆地的改变。这个翻天覆地的改变,也让中国彻底颠覆了邓小平当年设下的“韬光养晦”的外交政策。因此,随着香港的滔天巨变,其实也是中国变革的分水岭。《香港国安法》也等同昭示全世界,中国将为全球呈现另外一种面貌。

- Advertisement -

说起“韬光养晦”,不得不提邓小平提倡这个路线的背景。其实,准确的说,邓小平除了提出“韬光养晦”,他也同时提出“有所作为”这个说法。根据《炎黄春秋》,当年邓小平讲“有所作为”,是要中国一心一意做好自己的事情,通过改变自己来改变世界。一方面要在短暂的治理整顿之后继续推进经济体制改革,最终建立市场经济体系。另一方面要努力克服眼下的外交困难,继续推进对外开放。至于中国搞普选、搞宪政,他认为那是儿孙们的事情了。1987年,邓小平在和外国人和香港人谈话时都提到了中国大陆实行普选制的日程表——“半个世纪以后可以实行普选”。

从这点可以看出,邓小平是伟大的。邓小平的伟大在于他经历过大跃进、文革等折腾了中国人多年的政治运动后,充分了解到“经济发展是个硬道理”,让人民放心追求财富,强调“致富就是光荣”。《多维网》曾经在《忍帝邓小平:隐忍30年走向权力巅峰》这篇文章里做出一个很传神的描述 – 邓关心世界大事是为了办中国的事。他关心的目的是中国如何抓住机会搞建设,一心一意搞建设不动摇。他自己没有跑到世界上充老大的一丝一毫的想法,也一再告诫全党不要到世界上去充大头。他极少往外扔票子。必须要扔的票子,也是让他减得少之又少。

- Advertisement -

邓小平的伟大,也在于他伟大得平凡。他的伟大常人能够理解,他的伟大是常识的伟大。盖因,他懂得满足人民最基本的要求 – 过好日子。而《香港国安法》落实过后的中国,邓小平时代,和邓小平的伟大,终于走入历史走廊。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