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纳认为有关画作不应该被视为窜改国徽。

政治漫画家祖纳捍卫《重生:新马来西亚的改革、阻力和希望》书籍封面画作的创作者,并认为该画作不应该被视为窜改国徽。

“画家可能只是把国徽作为视觉参考,不是要窜改国徽。因为该画作只使用了国徽的一部分,没有超过50%。”

根据《当今大马》的报道,祖纳受访时认为,窜改国徽,应该是使用整个国徽的图像,然后修改一小部分,就如不可把国旗作为整块的布料,但可以只采用横条纹的部分,或太阳的部分。

因此,他不认为,书籍封面属违法。他强调,艺术家的工作是生产作品,不应该为他人如何诠释他们的作品,而负上责任。

“艺术作品的讯息,有越广泛的诠释就越好,而该幅画作的诠释也很广泛。他人抨击该画作被指具有冒犯意味,令人震惊,而且就连通讯部长拿督赛夫丁也指该画作‘无礼’。”

- Advertisement -
- Advertisement -

祖纳说,曾经在约2年前看到该画作,并认为画作呈现的是有魅力的女人。他认为,从其角度,这只是抽象的自我表现艺术,如有100个人看过该幅画,将会有100种诠释。

祖纳认为,让不懂艺术,但掌有巨大的权力的人监督艺术创作,可能会造成艺术领域的灾难。

他说,由于族群政治在该课题上亦发挥一些作用,所以当局监控艺术的举措将很危险,如当局利用自身的诠释,使用如煽动法来合理化他们的举措。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