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欧拉萨(左5)连同其他非政府组织代表,促请政府关注森林种植计划带来的问题。

中央政府与州政府批准种植业者在永久森林保留地大规模发展单一性的森林种植计划(Ladang Hutan),严重影响原住民的生活习俗和野生动物,就连马来亚虎牺息地之一的登嘉楼Jerangau森林保留地也难以幸免。

因此,5大环境非政府组织大马自然之友(SAM)、大马绿色和平、环境活跃份子协会(KUASA)、大马环境和谐组织(GRASS)和马来西亚气候行动组织(KAMY),促请政府废除和重新检讨在永久森林保留地发展森林种植计划的政策。

大马自然之友实地调查员米欧拉萨指出,森林种植计划是在国家木材工业政策下推行,目的是为了满足木业需求,但该计划有违森林概念。政府鼓励发展的森林种植,包括种植猫山王榴梿,但使用的土地是永久森林保留地。

他说,虽然土地状态(Land Status)属于永久森林保留地,但土地用途却不是森林性质。

“这犹如障眼法,然后向国际说,我们其实还有很多森林。有些森林种植规模很大,如彭亨州就涉及1万公顷的森林。”

- Advertisement -

他说,目前情况最令人担心的州属是吉兰丹、霹雳、吉打、彭亨和登嘉楼等。允许发展森林种植的条件是有关森林是已经沦为贫穷和遭侵蚀的森林。

不过,他说,当局对于贫穷和被侵蚀森林的诠释却很含糊。

“昨天我们和能源与天然资源部的对话,森林局官员说,贫穷森林意指该森林没有商业价值的树木。不过,对于有生物背景的人士来说,生物的多样性才是一个森林真正价值。”

“对原住民来说,森林中的药材,木藤比木头更有用,所以官员也无法明确地说明。”

他说,虽然有者说非法开发和入侵森林是促使森林贫乏的原因,但是当局应该设法去复原,而不是10公顷被破坏,然后批准开发400公顷的森林。

他说,根据大马自然之友的观察与研究发展,有些拿到州政府批文的森林种植者没有遵守标准作业程序(SOP),例如没有进行环境影响报告、破坏河流保留区,如农药污染河流,影响原住民和当地居民健康。

他说,登嘉楼在2017年有3万6899公顷或0.7%的森林保留地,允许发展单一性的森林种植,2019年州政府又批准在Jerangau森林保留地发展大规模的森林种植计划,涉及5000公顷土地。

“Jerangau森林是马来虎牺息地之一,包括其他野生动物。环境影响报告也显示,开发5000公顷的森林将影响野生动物,尤其是马来亚虎。”

前水源丶土地及天然资源部长西维尔在2019年曾在国会披露,假设大马没采取积极行动保护马来亚虎,该老虎可能在未来5至10年内绝种。

此外,根据2016年至2018年进行的首次全国老虎调查显示,马来亚虎数量少于200只。

米欧拉萨指出,Jerangau森林是“中央森林脊柱”的一部分,所以应该受到保护。

他也强调,他们并非是反对森林种植,而是反对在永久森林保留地执行该计划。

“另外,据我所知,根据森林种植指南,猫山王榴梿是不被允许种植的品种,为何州政府会允许。”

出席记者会者包括环境活跃份子协会主席哈菲祖丁、大马绿色和平协调员王佳骏、大马气候行动组织协调员伊利娜蒂雅以及大马环境和谐组织主席莫哈末尤赛米。

丹州情况最严重

米欧拉萨指出,目前吉兰丹的情况最为严重,该州61万3275公顷的永久森林保留地中,共有16万9133公顷或27%批准发展单一性森林种植。

至于彭亨方面,他说,由于彭亨面积较广,2017年,该州155万8898公顷的永久森林保留地中,有10万4905公顷或6.72%被用作森林种植。

他说,在霹雳则有5万6503公顷或5.67%的永久森林保留地涉及森林种植,吉打有9583公顷或2.8%,登嘉楼则是3万6899或0.7%。

他说,政府正在草拟《大马森林政策》以取代《国家森林政策》,所以他们也希望政府能趁此重新探讨该计划。

- Advertisement -

哈菲祖丁说,虽然他们曾经与反贪会官员合作,调查森林种植计划是否涉及贪污和滥权,惟暂时没有证据显示有涉贪迹象。

“我们仅发现有者在执行计划时没有符合SOP和程序等,但没有证明涉贪。是否涉贪需要掌握有关的文件和账目核实,但这些其实都很机密。”

另外,伊利娜蒂雅也说,森林能影响气候变化和全球暖化,所以政府有责任保护森林,协助把全球平均气温升幅控制在2℃。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