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正党总秘书赛夫丁提醒希盟各成员党,小心有人企图分裂希盟。虽然他没有直接说明谁有这个阴谋,不过,他所指的,应该跟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最近提出的“沙安慕配”有很大关连。

敦马为了重返布城,看来是无所不用其极的使出各种手段。在无法取得安华共识和支持后,他突然提出“沙安慕配”,这是一把双面刃;主打东马牌,打乱东马政党对国盟的凝聚力,又能对希盟构成一定的冲击,制造彼此间猜疑。莫怪政坛人士把这项建议比谕为政治地雷,你不可以断然拒绝,却又不能完全接纳。

沙巴首长沙菲益被点名为新任首长人选,确实是预料之外的“惊喜”。当初敦马以安华来自多元种族政党,作为拒绝交棒的理由。这次同意让一样来自多元种族政党的沙巴民兴党的党魁沙菲益出任首相,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讲完就是不要给你安华当首相,要嘛就当副首相,不要就拉倒。

- Advertisement -

虽然这个建议未必能在西马掀起涟漪,至少已经在沙巴成为热门讨论的话题。沙巴人当首相,这是建国60多年来,有人想过,却没有人做过的事情。就如同当初敦马提出沙巴首长轮任制,各党轮流出任两年一样。这是权宜之计,未来会怎样不在眼前考量之内,先拿到手再说。

西马和东马最不同的地方,就是东马各族间的交流和关系比西马更为融洽,对于很多“禁忌”其实是不以为然,主要是因为那里没有过度极端的宗教和种族政党,而是以多元种族政党居多数。即使是名称标榜“土著保守联合党”的土保党,亦是土著为主,却不拒绝其他种族加入的政党。

- Advertisement -

东马人若当首相,能不能把国家转型成为一个更加中庸的“新马来西亚”?打破困厄西马各族多年的隔膜?只能说,若提出让沙菲益担任首相的领袖基因内,依旧存在陕隘的种族主义,即使沙菲益任相,依旧难度不小。这就是为何,从各个层面来看,西马政党在应对这个事件上,采纳即小心又谨慎的处理方式。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