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黄子豪

马华在过去十年的三场全国大选中,几乎遭遇了灭顶之灾。直到2019年的丹绒比艾补选,马华的候选人黄日升在不分种族的支持下,彻底击败希盟的候选人。可以这么说,那一场补选,是近十年来马华获得最高的华裔支持率。

- Advertisement -

摆在马华眼前的问题是,这种全民的支持率,是否可以持续?又能否构建全新的政治能量让马华浴火重生呢?客观来说,如果华裔持续相挺,而巫统、伊党又给予高度的支持,那么马华重生的可能性是很大的。但华裔的相挺的门槛很高。首先,丹绒比艾补选的格局和全国大选不一样。华裔选民更在乎的是如何在补选中给希盟一个教训。但接下来,马华如果要继续获得华裔选民的支持,那么就必须改掉马华老掉牙的陈年政治论述–呼吁华裔接受贪污腐败、不公义,作为维护本身族群利益的交换条件。

过去国阵执政的时候,马华的宣传论述主要着重在纳吉的“亲华”色彩。对纳吉一系列贪污腐败、政商勾结的丑闻,马华一概回避。两者叠加起来就等于要华裔接受一个贪污腐败的亲华人首相。这个调子,在华裔眼中其实根本不受落。回到今天国盟的执政团队,马华有否改变过往的作风呢?我们还不好下定论,因为除了魏家祥提倡修改交通安全法令提高对酒驾的惩罚,其他的课题上马华基本上依然没有什么存在感。当然这也表明马华的表现到现在并没有具争议性。这得益于新冠疫情的爆发大大减低了其他政治课题的曝光,民众讨论政治课题的热诚也被日益严峻的经济挑战取代了。

接下来,重回执政党行列的马华,首先就必须证明,作为一个单一种族政党,它能以更少的官职,更低的成本,比希盟的假想敌行动党能更有效的维护族群利益。以国盟的政治架构来看,马华只能在夹缝中生存。若要打破旧有的僵局,那么除了必须得到土团党、巫统和伊党,也必须时刻提醒自己,普世价值观如政治清廉、良好施政必须凌驾于族群利益之上。

- Advertisement -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