仄阿尼示出2瓶分别装有受污染水源(左)及干净水源(右)的水瓶,形成强烈对比。

吉北甘榜瓜拉甲板约300名村民7年来饱受附近养虾场池塘所排出污水影响,村民被逼忍受难闻臭味,虽然村民多次曾向有关当局投诉,但依然无下文!

大马浅海渔民教育及福利协会(JARING)会长仄阿尼周一联同村民召开记者会上说,从养虾场池塘所排出污水,导致甘榜瓜拉甲板运河受到污染,村民必须忍受难闻臭味长达多年。

他说,当时他接获村民的投报后,曾向吉打州环境局、吉打水务局及吉打渔业局投诉,有关当局有派员到来视察,但最终无下文,之后获得的当局回应是没有权限处理。

受到污染的运河,水面上漂浮一层泡沫。

他也说,这项问题严重影响村民的生活日常,他促请政府重视及解决这问题,并修正1974年环境素质法令,以对付违反者,还村民安宁生活环境。

另一方面养鱼虾业者林文通(61岁)受访时指出,他本人从事这行业已有20多年,他是在7、8年前才到来吉北甘榜瓜拉甲板继续发展事业,从原本经营40多个池塘,减少至经营20个池塘。

- Advertisement -
林文通指出,去年6月他其中9个养有小鱼的池塘,有7万至8万只小鱼因受到污水影响而死亡。

他说,他的养鱼池塘同样也受到附近养虾场所排出的污水影响,在去年6月他其中9个养有小鱼的池塘,有7万至8万只小鱼因受到污水影响而死亡。

- Advertisement -

他说,为了解决这问题,于是他耗资上万令吉安装了抽水机,从海港抽水进来再经过滤后,将水源运输到池塘内,以便他能使用这些水源来饲养鱼虾。

“如今我唯有采取这种方式继续饲养鱼虾,我希望有关当局能重视我们人民所面对的问题,采取行动来解决”。

伊斯哈雅谷(56岁,渔民)则表示,由于运河受到污染,导致村民的生活大受影响,他本身也因污水缘故,导致他的脚部发痒。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