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道:陆依婷 摄影:陆依婷、本报资料室、网络图片

政府日前对幼儿教育领域复课亮绿灯,国防部高级部长拿督斯里依斯迈沙比里也在近期宣布,全国所有学前教育班和幼儿园将在7月1日复课。由于新冠肺炎疫情行动管制令,学生都度过了漫长“假期”,重回校园的步调与心理调适都变得格外不易,开学症候群即将来袭,高焦虑型或较容易因外在改变而影响情绪的孩子,在面对开学适应期时的症状也会比较明显,临床心理治疗师会端看问题出在家长或孩子,再来进行辅导与治疗。

临床心理治疗师刘沁怡。

 

临床心理治疗师刘沁怡解释,开学症候群并不属于精神疾病,而是一种因面对改变而产生的症状。若以成人的角度看待,开学症候群就像上班族请长假去度假后,回到工作岗位时的“开工”症候群的现象。

“就好比引擎用不同速度运作了一阵子一样,也需要一些缓冲期才能调节到原有的模式。度假和学习或工作是截然不同的状态,而这种状态在一部分人身上会有比较明显的症状,也相对需要比较长的时间适应;有的人则没什么大问题,可能只需几天就可以跨过去。”

- Advertisement -

她续说,开学后的适应期长短受到多重因素影响,并不单只是孩子本身的问题。每个孩子都是独立个体,高焦虑型或较容易因外在改变而影响情绪的孩子,在面对适应期时的症状也会比较明显,而其他外在因素包括家长的期待、老师的教育方式等,也都会对孩子造成影响。

此外,她认为家长也需要理解孩子在各学习阶段需要具备什么能力。现代社会少子化让孩子拥有较少机会独立完成一些事情,并间接导致孩子缺乏自信心,所以当孩子突然需要独立执行时,可能会感到不知所措及非常挫折。

“家长们请适当地放手,让孩子学习如何独立完成一些事情吧!其实几乎每个人都曾经历过开学症候群,所以出现适应上的症状很正常,但如果症状的持续长度与被影响的功能都较为严重,家长就必须插手处理了。”

症状在开学前渐浮现

根据刘沁怡本身的临床经验,有些孩子甚至只有2至3岁就已面临开学症候群。尤其现代孩子报读幼稚园的年龄也普遍比较小,心理素质发展不足也会导致种种开学症候群的症状出现。一般而言,症状会在开学前逐步浮现,甚至可能会在开学前一至两个星期就已发生。

对于幼龄儿童到托儿所或幼儿园时会哭得肝肠寸断,刘沁怡表示这是很正常的现象,只要家长继续坚持,孩子通常会在五天至两个星期之后就逐渐适应。若孩子出现分离焦虑的情况,也可将父母的代表性物品(如手帕、发圈甚至是钥匙圈等)交给孩子,让孩子可以比较安定且拥有安全感。

“关键在于家长把孩子送到托儿所或幼儿园时的表现,家长越平静、孩子的情绪就会越平稳;家长若拖拉得越久,孩子的情绪也会随之发酵。有些家长会在校门口拖很久,甚至是自己也在哭,这都会让孩子觉得这地方很可怕、更没有安全感;若家长送孩子上学时可以开心地承诺待会儿来接孩子并且转身就走,就会借由正面情绪让孩子觉得上学是件欢乐的事,剩下的部分只需要放心交由老师去负责处理就好。”

每个孩子呈现的症状各异

刘沁怡解释,开学症候群所导致的下述症状通常都会在两个星期内缓解,但所谓缓解并不一定会直接归零,也可能是降低到很轻微的程度;若症状持续超过两个星期,家长和老师就必须留意并采取适当行动。

此外,若症状已影响孩子的日常生活功能,例如连学校也完全不敢踏入、原本会做的事情却变得完全摸不着头绪等,也都必须多加留意。

“由于生理症状的出现都会让父母做出带孩子去看普通科医生的反射性决定,我建议家长在发现孩子服药过后仍未改善时,往孩子的心理层面去探索。开学症候群的呈现通常都会合并生理及情绪或行为上的改变,所以若在开学前就发现孩子变得有点不太对劲,就需要思考孩子是否正面临开学症候群。”

1. 心理或情绪

有些孩子会很明显地出现包括心情低落、易怒、哭闹、耍赖或紧张的症状;而低落型的孩子则会看起来很无精打采、对什么事情都提不起兴趣及无法集中精神。

2. 生理

情绪和生理本来就有着紧密关系,而情绪上的转变都会让身体有所反应。成年人也许懂得分辨这些不适源自过情绪,但孩子年纪越小的表达能力就越弱,所以大部分都会以生理状态来表现,包括肚子痛、拉肚子、一直想上厕所、头晕头痛等各种身体上的不适,以及胃口改变、失眠或嗜睡等作息改变等。

3. 行为

有些孩子会变得很好动、坐不住;有的孩子则会突然变得忘东忘西或很懒散,甚至是专注力下降、完全不想与人互动及个性变得退缩等。

“由此可见,其实开学症候群并没有一套标准的呈现方式,因为每个孩子所呈现的症状都很不一样。而严重程度的主要评估标准则包括症状持续的长度,以及症状是否影响了孩子的日常生活功能。”

开学症候群是一种症状,并不属于精神疾病。

采谈话性治疗与行为治疗

刘沁怡表示,开学症候群可能只是孩子情绪中的冰山一角 ,所以诊断必须先排除孩子本身的潜在的家庭问题,如父母的教育方式及过高要求、孩子的情绪问题或分离焦虑等,都需要各别进行针对性处理。

她再次强调,开学症候群并非精神疾病,所以诊断方面除了需与孩子和家长会谈,必要时也必须和老师进行沟通,以透过各方面的资讯来了解孩子的状况,并判断孩子目前正处于哪一个阶段,而诊断结果也将影响接下来的处理方式。

“开学症候群是可能反复发生的,而这取决于孩子在每次经验中学到了多少。有些孩子在经历过一次之后就懂得如何处理复发状况;但若孩子在首次经验中只依赖外在的协助(如:转校)的话,反而会容易导致孩子本身的技能不足,并反复面对相同状况。

刘沁怡解释,开学症候群的治疗,需根据评估决定需要着重处理哪些部分。若发现问题其实与家长有关,那么就会着重与家长进行治疗;若问题是出现在孩子的自我要求,那就必须尝试与孩子讨论,但当然,这也需视孩子的年龄与理解能力而定。

针对年纪比较小的孩子,则必须与家长合作,因为家长才是能够与孩子长时间相处的重要角色,而家长与孩子的互动也会影响孩子。

“开学症候群以谈话性治疗与行为治疗为主,像是技巧训练、增强孩子的好行为、放松技巧、问题解决能力,甚至是角色扮演等,让孩子学习应对各种状况。针对年龄比较大的孩子则会有更深层的讨论,包括发掘是什么让自己出现巨大的情绪反应、本身的想法、如何看待事件等,从而学会更了解自己的内在状况并用更健康的方式去面对。”

“开学症候群需根据个别情况设定治疗方案,而治疗次数也因人而异。最重要的是,大人往往都会觉得开学只是小事,导致孩子的情绪得不到同理,但孩子的情绪其实必须先了解和同理,才有开始学习处理技巧的可能。”

高风险群

刘沁怡重申,来自各方面的多重因素都可能让孩子变成开学症候群的高风险群,并不仅仅是孩子本身的个性问题而已。

情绪和生理本来就有着紧密关系,所以孩子的生理状态改变也可能与情绪有关。

可触发开学症候群的多重因素包括:

1. 新学年

新学年包括幼稚园转小学、小学转中学、中学转大学的各阶段,因为这些阶段的转变会比较大,所以开学症候群的症状也可能会相对较多。

2. 换班级

虽然还在同一所学校内,但却因各种原因而必须换班、必须重新认识老师级同学。有的学校每年都会换班,有的则转变较小,但当转变越大的时候,症状较多的可能性也就越高。

3. 作息上改变太大

放假时通常都会比较自由,晚睡、长时间玩游戏等放纵作息都与上学时的状况非常不同,而过于极端的改变都会容易导致孩子在适应上面对不同程度的困难。

4. 孩子本身个性

完美主义、对自己有很高期待,以及先天就容易感到焦虑的孩子都面临较高风险,不仅碰上考试年的焦虑程度会更高,也可能在开学前就已经感到焦虑。

有些孩子虽然也会感到紧张、难过,但却懂得如何让自己冷静下来;不懂得如何调节情绪、冷静所需的时间也比较长,甚至是需要别人的帮助才能够改善的孩子也都属于高风险群。

5. 人际上的困难

如果孩子在学校拥有来自老师或同学的固定支持,都会对上学这件事感到比较安心;但如果孩子一直以来的人际关系都不太理想,也可能会引发开学症候群。

6. 来自父母的影响

高焦虑型的父母也会影响孩子,孩子不仅可以感觉得到父母的紧张,父母紧张时的言语与行为也会让孩子变得更为紧张并随之变得焦虑。父母的过高要求及过度保护也会让孩子成为高风险群。

7. 老师的引导

- Advertisement -

若老师(尤其是一年级的老师)急着在开学第一、二天就开始让学生接收大量资讯与规矩,并且缺乏人情与弹性的话,可能也会引起部分学生在适应上的困难。

预告:

想了解家长、老师如何扮演自己的角色,以及了解《开学症候群》的复发与预防等重要资讯,请留守本周五的副刊《健康版》。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