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钒

这几个月青蛙满街跳,哪只蛙儿跳入了谁人家也让路人搞不清,很多人对此事恨得咬牙切齿,我们的民主到底被谁典当了?选民的票被政治青蛙如此玩弄。

民间呼声快落实反跳槽法令,槟州政府于2012年在时任首席部长林冠英的带领下,当年11月通过反跳槽法令,2013年2月15日正式生效,成为槟城宪法第14A条文。在此条文下,任何州议员一旦退党或被开除党籍,就必须腾空原本中选的州议席。同时任何议员更换政党,其议席也会自动腾空。若以上情况发生,州议长必须知会选委会有关席位腾空,以进行补选。

这法令目前相当令人期待,因为即将派上用场,也可知道它是否经得起司法的挑战。槟城有40个州议席,509后只有3个反对党议员,但喜来登夺政事件后,诗布朗再也州议员阿菲夫作为阿兹敏忠实支持者,多次与阿兹敏出席同一场合,还被称为阿兹敏官员。土团党的柏淡州议员卡立末达及直落巴巷州议员佐基菲里较早宣称支持槟州首长曹观友,之后获得官职立刻倒向支持国盟首相慕尤丁,没有诚信度可言。

槟州希盟理事决定罢免这两名土团党议员资格,在来临的槟州立法议会根据反跳槽法令提呈相关议席腾空的动议,至于阿菲夫则等待公正党领导层的决定。

- Advertisement -

隶属阿兹敏阵营的阿菲夫在3月被党冻结党籍,他没退党但动作连连,包括高调成立 “国家青年组织” (Pemuda Negara)的非政府组织,还任职莎阿南国会选区的社区行动主席。虽然他领着槟州政府发的诗布朗再也州议员薪金,但这段时间可以全心全力发展第二事业,也就是开拓未来可能上阵的地区,只要他是合法诗布朗再也州议员,不管多数时间在哪儿薪金还是照领。

像他这样的例子,或是无心经营选区服务的民选议员,在我国制度下,任期内根本拿他们没辙。要对付这些不服务、信口开河、不守诺言的议员,反跳槽法令并非最好的途径,在司法挑战下,也可能难以过关,因为选票上不只印有政党标志,也有候选人的名字,也就是说,选民选的不只是政党。

要做到民主还政于民,罢免法是更佳机制。国人对罢免法或许陌生,但最近台湾高雄市前市长韩国瑜遭到罢免后,国人也略有所闻,韩国瑜是台湾史上首位被罢免截职的直辖市首长,这事在台湾民主进程意义重大。

- Advertisement -

罢免法下,只要现任议员被足够人数的选民提出被审核的联署书,就可以启动罢免选举,如果罢免案在选举中通过,议员就被免职,另外举行补选。

有人担心那岂非一直发生补选,非也,必须达到一定数目的门槛才能启动罢免选举,也就是多数选民都不满有关议员才能被罢免。举例来说,除了韩国瑜成功被罢免,美国有19个州可以对州长或州议员提出罢免,但开国至今也仅有2位州长成功遭到罢免,但有了罢免法,除了是民主的指标,也是对付对选民不忠诚、对选区不负责任和不信守诺言的议员。

当然,罢免法必须有一个成熟的操作制度,得让选民清楚了解国州市议员的工作,要支持把权力交还给选民,地方选举更是不可省略的一环,还给选民3张选票,让选民明了国州市议员各自的职责,监督他们各司其职,才能让民主跨进一大步。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