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荣良医生。

【简介】

吴荣良医生

毕业于槟城锺灵中学
马来西亚国民大学医学系
曾经赴爱尔兰都柏林深造心脏专科
目前在槟城一间医院悬壶行医

1918年发生西班牙大型流感疫情后1968年的香港流感是近年来的一次疫情。这五、六十年来医学与科学突飞猛进,很多以前是绝症的疾病现在已经有医治的突破了。很多心脏血管疾病的死亡率已经被先进的医疗法降低。正当我们沾沾自喜这些先进医学带来的成就时,一种微小到需用电子显微镜才能看到的病毒把我们的骄傲自满的心理狠狠一击,我们的无能与软弱顿时暴露无遗。

新冠病毒大军一杀到我们的防御线就彻底的被击个体无完肤,对于来势汹汹的疫情我们根本就招架不住!

- Advertisement -

回顾以往我们是如何的抗疫,不难发现我们还是和几十年年甚至几百年来一样。我们依然只是依靠洗手,社交隔离,戴口罩来抵抗疫情及等待疫苗的出现来摆脱疫情。我们自傲的先进医学科技与药物似乎无效于抗疫,我们只是在原地打转。

- Advertisement -

对于足以毁灭整个人类生存的病毒瘟疫,我们一直来仿佛只是处于被挨打的状态!当疫情一步一步的在全球肆虐的时候我们有时只会像天真的美国总统特朗普一样,傻傻的盼望这狡猾的病毒会在某个时候怜悯我们而自动消失。要不然我们只能痴痴的等待救星疫苗的出现来解救。我们没有长远的方针防疫及抗疫。我们只是被动的水来土掩,兵来将挡。如初消极,缺乏全面政策,全球合作的防疫与抗疫目标,我们当然只是重蹈覆辙,被病毒瘟疫一而再再而三的折腾甚至摧毁!

要有效的防疫及抗疫我们全人类必须居安思危,不能等到下雨时才来补漏洞的屋顶。在没有疫情的时候就得全球共同合作研发有效的方式去尽早诊断新病毒的出现,切断其感染能力,研发有效的抗病毒药物。

在防疫及抗疫方面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可以独善其身。因为只要有一个自私的国家领袖倡导只自保自强,那么全球的防疫链就会被切断,让伺机待发的病毒有机可乘。可悲的是我们人类只会追求物质享受及发展,对随时可以发生的疫情没有任何危机感。而更可怕的是我们只会发展最先进的武器来互相残杀,甚至糊涂到研发生物化学武器,以病毒或其他的微生物来杀害人类同胞。如此的自作孽天也爱莫能助呀!我们如果再不醒悟又来一波严重的疫情攻击时恐怕我们全人类可能真的会全军覆没了!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