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黄泉安

天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希盟原创成员党因首相人选意见分歧,内部协商证实已经崩败,各造现处隔空互相喊话阶段,日后是否裂痕恶化而分道扬镳,且留下回分解。

但是,希盟若还寻思要在本届国会剩余的最后三年夺回政权,事实仍很残酷,它还是逃不掉数字游戏的折磨。抛开道德节操问题不谈,现阶段希盟怎样去窜买青蛙议员跳槽以凑足国会多数票,老实说,马哈迪和安华两人八字仍没一撇,所以龟别笑鳖。

疫情复苏如何重振经济的生计课题无人管,我们现在只看到一场政坛闹剧,反被希盟叛徒阿兹敏讥笑为“129减1等于多少也不知道”的小学算术题。

希盟原由四党联创(公正党、行动党、诚信党、土团党),掌权中央22个月后因土团党与公正党内部分裂、马哈迪闪辞首相职而殃及池鱼,从执政党自贬为在野党,下台后曾一度夸口手拥129名国会议员的支持,但这谎言已因此沦内讧而自揭苍疤,害到各方毫无信念可存,狼狈不堪。

- Advertisement -

行动党公开指令安华在期限内表白“马安配”的立场不得要领,遂与诚信党联署文稿,再次讥讽安华手中只握国会222议席中的希盟+ 96票(行动党42、公正党38、诚信党11票、马哈迪无党籍派系5票),更揭露安华尝试游说砂州议员加盟的动作也已功败垂成,道明安华没有担任首相的“料”,要他重新考虑折衷选项,转而支持“马安配”。

也许,行动党与诚信党觉得选民愚昧无知,不懂得加减乘除,但就算安华拉拢不到逾112国会议员来拥护希盟当政府,难道马哈迪就有凑足129张票的能耐吗?

算术很简单,马哈迪手中有多少斤两?现无党籍的前土团党议员共5名,拥马派的沙巴复兴党9名,合共14名。招兵买马的夺权术,竟然是这么任性天真哪?

难怪,阿兹敏用小学算术题来调侃希盟,刻意列出4个客观问答题答案,隔山打牛,用意无非是讥讽公正党已经众叛亲离,希盟内部对首相人选的实力分布,已从3:2(公正党、行动党、诚信党 VS 马哈迪无党籍组合及沙巴复兴党)变为4:1,反对马哈迪任相的派系,只剩公正党一个孤零单行者。眼前72票对38票,少数服从多数,你蓝眼可要“自己识做、自己执生”。

其实,希盟要在本届国会任期夺回中央政权,各成员党必须懂得共甘苦,如果窜买议员人数的任务只交予安华和马哈迪两人去张罗,而让其余三成员党(行动党、诚信党、沙巴复兴党)坐享其成,选民和舆论界也会看不顺眼。但政治也有因果报应,当你看到火箭秘书长扬言砂拉越州政府会在三年内破产、行动党在朝野马来社会(包括马哈迪和慕尤丁本身)两头不到岸的狼狈状况,火箭岂有能耐去拉拢敌方的议员跳槽加盟吗?

别忘记,如果行动党拉拢议员有功,加上本身又是希盟里面议员最多的成员党,在民主原则下,党内唯一巫裔国会议员(彭亨劳勿区东姑祖布理)应是党的贵重资产,因他份属马来土著,在大马天空下也有资格被进谏为首相人选,火箭何必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退一步再检讨,假设在时势比人强情况下,安华和公正党选择忍辱偷生,但希盟+ 的整体手中票被自我分化,夺权前路已经越走越窄,希盟+ 有何计谋再次浴火重生?

有一点令人纳闷,际此非常时期,为何皇帝不急太监急,行动党竟然选择茫茫朗朗苍苍去对安华逼宫,非要他支持马哈迪暂时任相不可?

希盟中央政权崩败后,一朝君子一朝臣,街坊和媒体管道谣传,有火箭领袖势将面对官非之祸,必须借马哈迪掌权来护身。所谓谣言止于智者,真金能顶红炉火,光明正直的人何须杞人忧天?但是,铜板的另一端也对你冷愣,政治人物若在掌权期滥用权势,法律也应该站在正义的一边才标准。

国家政局,吉凶祸福委实难卜,但从政治大格局入眼,行动党若是刚愎自用,继续拥护马哈迪重新拜相并继续奚落安华和公正党,我会担忧,2018年大选蜂涌投票给希盟组合的“九五趴”华裔选民,可能会因顾忌马哈迪深沉善变、背信弃义的前科记录,引发不同的感受和解读。忠言若然逆耳,民间情绪便会无法压抑,至终受害者,也是希盟的票箱罢了。

- Advertisement -

理由很简单。马哈迪的最大缺陷,是他给国民留下的信心赤字,人民也恐惧他现又身无党籍,若让他重新任相,他就不受党章约束而成脱缰之马,民众万万不能承担这个风险。何况,马来西亚历史,从来没曾出现没有党籍的首相,大家何苦把自己当成白老鼠?

我希望,希盟+ 各党党魁和师爷们,能够沉淀冷静下来,将此内讧转淡为茶杯里的风波,珍惜共同烈火莫熄的身边人。

毕竟,过去20年的短历史早已证明,公正党与安华是比马哈迪这政坛老狐狸更具肝胆相照的风范,更何况蓝眼负资产阿兹敏也早被撇除,马哈迪势力早已式微,希盟原创成员党若能精诚合作下去,料想,改革之路至少也不会像眼前乱局那般的坎坷不平、前路迷茫。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