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骆冰

希民马无法对首相人选达成共识,造成整个会谈无法取得突破性进展。寻根究底,会谈会陷入僵局,完全是因为敦马还要继续任相,而且这第三度任相的期限只是半年,为何只是半年?半年后呢?

公正党组织秘书聂纳兹米表示,公正党目前尚未针对首相人选做出决定,盟党不应该再逼迫安华接受马哈迪出任第9任首相。况且,马哈迪之前有不良记录,在希盟执政时期引起了很多不确定性。一句话说完,当初那个伤害太大,这次你即使说半年后必然会交棒,却一样没有任何保障,可能会、可能不会!

聂纳兹米在整个谈话中有提及一个重要论点;马哈迪在喜来登政变后,没有在辞职前知会盟友是导致希盟内阁被迫总辞,引爆国盟上位的政治危机。而且,事到如今,敦马依旧没有针对这事件作出解释,包括为什么不愿意听取国家元首的劝告,收回辞职信。更重要的是,当初为什么在辞职前,不肯把首相棒子交给安华?

敦马是不是真的支持安华任相?既然是,为何还要再定期限?答应交棒是不是只是为了巩固政权的权宜之计?这些都是公正党必须考虑和看待的问题。安华前后被敦马“耍”两次,这次即使是敦马愿意放下身段,主动来找安华协商都好,这情况都跟上届大选前的情况如出一辙,一点都不叫人惊奇。不同的只是把他自己的首相任期,从当初的两年改为半年。

- Advertisement -

半年后,敦马是否真的会如期交棒?履行他曾有跳票记录的承诺?若公正党选择在这个时候继续支持敦马任相,就得接受往后可能出现的变数。若敦马真的任相半年后辞下首相职位,交托给安华,那是希盟的胜利,因为希盟共主本来就是安华,不是敦马。只是为了大局,计划往后挪了一些日子。

成败在于虚实,不在于众寡。政治人物很多时候喜欢正话反说,最怕是有人包藏祸心、旁敲侧击,制造盟友间的互相猜疑。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有些人打交道的套路是虚虚实实、错综复杂,让你看了眼花撩乱。

- Advertisement -

今天安华任相面对最大的关卡是得不到沙巴民兴党的支持,若希盟三党再加上民兴党都倾向支持安华,敦马必然失去了最大的谈判本钱。若敦马回头找希盟,是真的要还原选民2018年全国大选的支持,那他更应该履行大选前的承诺,两年期限已过,现在应该轮到安华上场的时候。敦马若以希盟利益优先,更应该支持安华,协助争取东马政党支持安华任相。

与其纠结在什么人任相的议题上,希盟现时其实还有一个选择;向前走。若这次无法通过拉拢议员跳槽,就应该把目光放在来届大选。继续在这个没有一定结论上的课题上兜兜转转,对希盟并非是好事。敦马若认为希盟可靠,是比巫统或任何一个政党更能信得过,不如就利用所剩无几的时间,协助巩固希盟的支持度。

敦马为何还执意要任相半年?江湖传言很多,并不是纯粹于因为获得沙巴民兴党的支持,或者是民兴党拒绝让步。主要还是因为他还有未完成的任务。半年是否足够让他摆平?或者需要更长时间?说穿了,这正是关键所在。难怪公正党拒绝服从敦马要求任相的这个要求,怕是老虎借猪、相公借书,一借出去,何时才能收回?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