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分析员阿莫阿托里教授认为,政治不计背叛,而是讲谋略,阿兹敏仍然是政坛中的“种子球员”。

朝野政党正为联邦与各州政权忙得不可开交之际,撇开冒出台面的希盟++首相人选难产问题,对国民和谐或国民联盟来说,“种子球员” —— 阿兹敏阿里仍然是最关键的人物。

可以说,没有阿兹敏,“喜来登政变”就唱不成;若阿兹敏这时出走,脆弱的国盟政府也会应声而倒。

《阳光日报》在一篇有关巫统与伊斯兰党“棋盘”的分析报道中便直接点出,如今巫伊正考虑与阿兹敏阵营(阿兹敏+11名国会议员)及慕尤丁派系的土著团结党结盟,以“为马来人与伊斯兰斗争,不忽略其他种族”为名征战下届大选。

政坛盛传阿兹敏策谋成立新党,以拉拢更多的人民公正党支持者加入,同时间,接纳阿兹敏阵营加入国民和谐(Muafakat Nasional)亦挑起巫统基层的敏感神经,生恐将动摇巫统的“老大”地位。

也因为这些不愿共享政权的“响亮”声音,可能把巫伊推上垮台的风险。

- Advertisement -

政治分析员阿莫阿托里教授认为,在此时刻,巫统必须作出明智的考量,尤其是涉及到阿兹敏加盟国民和谐的课题。

他形容,阿兹敏就如一位“种子球员”,足以左右国盟在来届大选的路向。

“提到阿兹敏,要记得的是,政治无关叛变,而是谋略,且亦是法律所允许的事。若阿兹敏没有叛离希盟助土团党一把,就不会有今天的国盟政府。”

“如果拒绝阿兹敏,抱歉,在这方面,阿兹敏是滑不溜丢。如果最终他转而支持敦马,那巫伊就没戏唱了。”

“阿兹敏就如‘种子球员’,大家都不会对他下手,反之是作为招兵买马的引子。如果巫统把他视为威胁,阿兹敏可能离弃不加盟国民和谐,那巫统就完了。”

对巫统与伊党的国民和谐来说,要在来届大选再掌布城,无论是慕尤丁或阿兹敏都缺一不可。

阿莫阿托里续说,议席分配不应成为阿兹敏甚至于土团党加盟国民和谐的障碍,因为巫统已坐拥可竞选的80个议席,阿兹敏或土团党都不会染指这些原属于巫统的传统议席,因为这些议席是巫统有史以来所赢获的最高纪录。

“就我看来,需给阿兹敏空间去挑战人民公正党的议席,无需要巫统让出议席。”

“他已掌握了11个(国席),另有40个(公正党议席)也应由阿兹敏阵营上阵,还有行动党的议席,他的阵营应到这些选区上阵,无需硬碰巫统或伊党。”

他补充说,宣称可上阵50个议席的土团党也不见得会引起问题。“伊党可竞选达30个议席,因它曾经在1999年赢得最多的28席。”

阿莫阿托里认为,若巫统仍然不愿分享权力,坚持当“大哥”要成为造王者,那巫统就会再败。

“所以巫统必须放低主导的问题,转而分享权力,不只与其他人但也与穆斯林分享。要排除阿兹敏及慕尤丁都不容易。巫统也没有比慕尤丁更资深的人选。”

鉴于此,他觉得为了达成共识而合作,各党都须有所牺牲。

“若是不能,我觉得干脆就各党各自竞选,在大选后才来组成政府。”

另一名分析员——北方大学的阿末玛塔达教授则认为,阿兹敏和土团党加盟国民和谐并不会破坏巫统。反之因巫统的健全机制,他们的加盟将有利巫统。

- Advertisement -

他说,土团党与这批前公正党领袖一旦加盟国民和谐,将进一步壮大对马来人权益的斗争。

“当为马来人权益斗争时,他们必须要有一个共同平台,若他们不在国民和谐为马来人斗争,将形成更敏感的问题,尤其是当国盟各党的课题被列入考量的时候。”

他补充说,巫统与伊党得以执政,也是阿兹敏与其阵营所造就的,“所以从保障马来人权益而言,阿兹敏加盟国民和谐并不会有太大的抗拒,虽然有部分的巫统领袖感到疑虑,因阿兹敏与慕尤丁的密切关系,让前者在政府中担当大位。”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