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香港经贸商会会长李秀恒

过去一年,香港经历了许多困难,尤其是持续的黑暴事件,对本地社会、经济及法治造成了巨大的破坏,以至香港建设多年的社会面貌变得不再一样,市民大众的生活亦变得惶恐不安。近期,由于中央政府决定制订“港区国安法”,为铲除“港独”祸害奠定法律基础,引起一些反中乱港份子“歇斯底里”的反应,意图策动一连串破坏活动,使香港再度陷入“黑色恐怖”。

特首林郑月娥近日出席行政会议前表示,过去一年,香港经历过的困难,大家都有目共睹,亦由于这些严峻局面,引伸了我们今天要处理的工作。香港承受不起这些乱局,尤其是面对因为疫情而引发的全球性经济大衰退,更需要有一个稳定的环境,让我们的市民可以回复正常生活,这是大家经历了十二个月的共同愿望。

惟“树欲静而风不止”,部分感觉“未达目标”的激进分子及反对派政客,不顾疫情防控的需要及“限聚令”,仍然于上周初开始宣扬所谓的“抗争原爆纪念日”和“18区开花”等活动,妄想在“612”一周年时聚众闹事;一些反对派政客亦紧密配合,发起众筹计划,试图为下月举行的“公民投票”筹集资金。所幸,警方部署得宜,上周末前后于多区展开驱散行动,才令有意借“纪念日”闹事的暴徒铩羽而归。不过,乱港份子是不甘失败的,他们还会不断找机会捣乱,因此特区政府在“港版国安法”未订立之前,必须提高警惕,严防乱港份子“狗急跳墙”。

颠倒是非 毁港繁荣

- Advertisement -

其实,乱港份子积极宣扬“抗争纪念日”目的,显然是想通过美化和英雄化他们的暴力行为,以蛊惑更多涉世未深的年轻人参加非法活动,成为他们的“政治祭品”。要知道,去年发生的“612”非法占领和冲击立法会事件,并非他们口中美化的“重要原爆点”,反而是令和平示威演变成极端暴力骚乱的分水岭。市民大众亦是在那天第一次见到如此有组织、有计划地破坏政府设施及冲击警方的行为。此后,发生的一连串破坏立法会、纵火、袭警、“私了”及制造爆炸品等事件,不但都是起源于“612”非法冲击,亦反映出恐怖主义正在本土滋生,若再不及时制止,香港很可能在未来成为影响国家安全的缺口。

事实上,去年至今的一组组统计数字早已反映出,持续一年的暴乱已令香港各方面受到重创。例如,去年2月至4月本港失业率仅为2.8%,到今年4月失业率已飙升至百5.2%。财政司司长陈茂波更预计,本港的失业率会进一步攀升,很大机会超过2009年金融海啸期间最差的情况,总失业人数或见15年来最高。同时间,2019年香港本地生产总值(GDP)缩水1.2%,在暴乱最为严重的第四季度,本地经济衰退更是达到2.9%;港股亦由去年5月时3万点的高位,急跌至2万2千点水平。

早日立法 拨乱反正

- Advertisement -

这些严峻局面都反映出,“港区国安法”订立的必要性和迫切性。要知道,社会稳定是一个国家和城市得以发展的关键因素。看看那些曾经发生过“颜色革命”的国家和地区便能知道,动荡的社会环境只会令国家和城市逐步走向衰落的恶性循环,从此一蹶不振。

本来,正因为香港的安全排名一直处于世界前列,国际投资者才有信心来港经商和投资。可是一年来的社会动荡,已严重打击了香港的国际声誉。今年3月时发表的全球金融中心指数便显示,香港的国际金融经济排名由原先的第3位下跌至第6位,被东京、上海和新加坡赶上。香港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已因持续的暴乱而变得岌岌可危。

由此可见,尽快落实“港版国安法”,才能健全香港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给予特区政府及警方止暴制乱的“武器”。只有这样,才能避免几代香港人努力积累的经济成果毁于一旦。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