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联盟首相人选无法如期于周二公布,希盟又再陷入“谁才是首相”的无间轮回,让支持者忧心公正党主席拿督斯里安华与敦马哈迪若无法于7月国会召开前达成共识,重新执政恐沦念想外,希盟或被瓦解。

不过,希盟虽在无间轮回,国民联盟这边也不好过。纵然土著团结党有领袖证实,首相丹斯里慕尤丁确把闪电大选的可能,纳入策略考量,可是几乎所有政治观察员都一致认为,闪选不会是慕尤丁的优先选项。

因为在新冠肺炎疫情笼罩下,闪选或会引起民愤外,政党的存在价值是通过选举来取得权力,所以大选提名便是政党的灵魂。但土团党+巫统+伊斯兰党这强大组合,恰恰印证了强强相拒原理,在议席高度重叠下未谈便选,势必引发党内厮杀。

尤其为取代巫统而生的土团党,必然会首先面对巫统和伊党夹杀。这就是柔佛土团党议员为何左右摇摆,心心念念回归希盟,正是害怕遭柔佛巫统大肆割据领地、本身政途止步是届大选,失去来届上阵的机会。

如何达成议席分配、让各党基层心满意足,免抽选举的后腿,翻转原来的胜面,是国盟当务之急。不过,依目前形势观察,巫统和伊党结盟上阵,放弃土团党和阿兹敏集团,已成巫统内主流看法。

- Advertisement -

所以说,在希盟和国盟各有忧患下,大马政治已充满不确定性,套一句时评人所言,是朝野阵营皆已失灵。

执政党本身,在为选举地盘分配斗争谋划。在野一方,继续为相位论争,无法排出更有活力与希望的团队阵势,一洗执政时期的失败面貌,给敌对一方制造威胁感和压迫,让局面又回到“两个烂苹果”状态。

全国共有222个国会议席。经历过去两届全国大选后,东马的区域政治自成一格,非本土政党只能在选后,寻求与东马胜利者合作,很难靠自家力量在东马取得大突破。

惟有在西马取得至少100席,才能打破目前的不稳定局面,获得东马自动寻求合作,共享稳定江山。有网媒引述消息,土团党有意在来届大选上阵50席,这无疑是在宣告土团想全面取代巫统,做政坛老大哥。试问巫统这政治老店,可会应允?

- Advertisement -

目前,公正党和敦马派系不断互放消息,各指对方是谈判受阻祸首。有倾希盟政评人更大胆建议行动党、诚信党、沙巴民兴党和敦马派系,放弃马来吸票力已见底的安华,重新拉拢前景不明的慕尤丁、阿兹敏集团和巫统希山派,组成新力量组合。

朝野政治大计莫衷一是,就连巫统资深领袖沙里尔也预见,国盟各成员或在大选以各自旗帼上阵。

可见来届全国大选,大马可能进入战国局面,各党各派,或在不同地区有各种形式的合纵连横,但以各自旗帜上阵厮杀,选后视可获得的利益分配,再重组联盟。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