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城潮州与福建木偶剧团将尽快研究和拟好演出的标准作业程序,期望政府允许他们公开演出。

新冠肺炎疫情对木偶剧团带来极大的冲击,槟城潮州与福建木偶剧团将尽快研究和拟定做演出的标准作业程序,期望政府允许他们公开演出。

玉梨潮州木偶剧团班主吴历山周二(16日)代表槟城潮州与福建木偶剧团班主在记者会上说,舞台与神庙之间会有一段远距离,而且木偶剧主要是为了敬神,大多数的演出都没有民众观看。

他说,木偶剧的演员人数不会多于6人,通常是由4至5人表演,而且他们之间至少会有1米距离。

“为了演出,我们可以再减少演员人数,甚至规定他们戴上面罩表演。”

他续说,很多人建议他们线上演出,若神庙或主办单位愿意,那么他们也愿意给予配合。

- Advertisement -

“我本身曾在行管令期间,通过脸书直播演唱潮曲,然而这些表演非主流,观众人数屈指可数。”

因此,他也希望政府于7月批准每间神庙举办木偶剧的公开演出,即使是2天也好。

吴历山:舞台与神庙之间会有一段远距离,而且木偶剧主要是为了敬神,大多数的演出都没有民众观看。

吴历山:年轻团员料转行

吴历山说,木偶剧团团员只是“小群组”,因为全马各籍贯的团员只有400至500人;槟城只有16班剧团,即达百人的团员。

“所以,政府没有注意到我们,促使我们无法在援助措施中受惠。”

他说,农历三月、六月、七月、八月、九月和十月是木偶剧团演出的高峰期,即七月的每天都需演出,其余则需15至18天。

他续说,木偶剧团没有每月固定的收入,在拉长补短后,团员每月可获1500令吉,而其中有60%以上的他们是以这为主要的收入来源。

他指出,槟城的木偶剧团已有几十年的历史,其中一些剧团已有第四代团员参与。“但在传承的同时,团员也需要糊口。”

他也说,传承木偶剧并不容易,如今又恰巧遇上疫情,若年轻的团员陆续转行,下一代可能就无法再观看。

吴历达:剧团曾面临零收入

此外,金玉楼春潮州木偶剧团班主吴历达,自我国实施行管令后,槟城的木偶剧团便处于零收入的窘境,虽有者尝试网卖生意,但却面对过大的竞争。

他也说,随着疫情已有所好转,各行业已逐渐复工,期望政府也能允许他们公开演出。

洪敏芝:保护文化靠大家

乔治市世界遗产机构总经理洪敏芝博士说,该机构了解传统文化和艺术表演者的困境,以及尊重他们长年以来的的努力和牺牲。因此,该机构将于7月公布有关方案,让他们能在新常态下,维持收入。

- Advertisement -

她指出,新冠肺炎疫情对全世界的影响深远,尤其导致传统文化和艺术表演者面对零收入的困境,以及造成这些表演全面断层的危机。

她说,木偶剧团应自行准备复工的标准作业程序,再呈交给卫生部,以作考量。

“保护文化是靠大家的,希望平时赞助这些剧团的赞助者或团体以实际行动,联络班主和支持他们的转型,如线上演出。”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