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黄志毅

全球包括马来西亚正在或将面对史上最严重的挑战之一,即国民失业问题。

大马统计局显示截至今年3月国内的失业率增加了16.2%,大约61万人失业。尽管这数据不是最新数据,但我们听闻许多公司倒闭、小型企业决定停止营运以及外资撤离大马等消息。因此,毋庸置疑的,这两个月的失业率会继续飙升。

自3月起,政府就已启动振兴就业领域,如提供公司津贴继续雇用员工,或培训和提升员工技能。这些都是很典型的协助企业和员工的方式。

我们是否想过在打造就业机会和协助经济发展之际,也能持续保护我们的环境?我们是否又有考虑过趁这机会制造绿色经济?我们为何不为了大马推动绿色协议?

- Advertisement -

我上一篇的专栏有写道COVID-19的发生是全球气候危机来临前的先兆。然而,我不能否认我们的当务之急是预防和医治COVID-19的病患,但我们也不能因此忘记气候变化也是迫在眉睫,必须正视的问题。

慈善机构和热心人士在这抗疫期间捐助食物予贫困一群,但他们忘了他们使用的是一次性塑料器皿,这还不包括人们每日订购的外送食品与包裹。因此,我相信国民每天使用的塑料器皿的数量已多达数万个。使用一次性塑料是我们可以避免的,但我们忘了。

言归正传,政府必须推介足以解决金融危机之余,又能改善我们所面临的环境问题的方案。政府可以投资替代能源的领域,引领这领域的发展,透过这方式创造就业机会予科学家和工程师,让他们针对此领域进行研究工作。同时,也为与此领域有关的技能员工提供就业机会。

据称是全球国家的领导者–美国总统决定捍卫煤炭这制造碳排放的工业时,为何亚洲就不能成为替代能源的发展先驱?

我们知道我国的经济绝大部分取决于石油,但如果国油将其部分利润投资于替代能源的发展时,届时又会怎样呢?对于石油和天然气公司而言,这当然是正面的。别忘了,石油是能用尽的天然资源。哪天,我们真需要再生能源呢?因此,为何我们不现在着手研究?

政府也应推介低碳基设再开发的事项。当然,当局不应使用旧有的方式进行,而应以环保方式进行或重建公共基设。为了长期性的减少成本和温室气体的排放,我们必须进行有效的投资。这些都能为国家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与此同时,我们也必须避免裙带关系的利益冲突。

一旦开拓了替代能源领域,这也可让我们以节能的方法管理我们的运输系统。通过节能系统化的方式改善我们的公交系统。当然,我们需要职员们配合实施这些计划。另外,若我们以津贴方式鼓励汽车工业针对环保汽车进行研究,我们就会需要到更多的工程师,以及熟练的技术人员完成这项目。

- Advertisement -

政府也可以为推行绿色经济的初创业业者提供额外的财务津贴。上述提及的种种建议或概念皆能创造就业机会,也能鼓励社会企业的设立。

有些人可能认为,这对我国而言是一项艰巨的计划。但,如果我们不敢有这梦想,我们就不会为此而努力。早前,没有人想过马来西亚会拥有世界最高的摩天大楼之一,没有人会想到马来西亚有能力送他们的国民上太空。但,如今这些“梦”都实现了。

那,我们是否也可以梦想哪天马来西亚的绿色协议能成真?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