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灵子

在全国人大会议高票通过授权常委会制定“港区国安法”的决定草案后,获得全港社会广泛支持,不但在港的中资、港资及外资公司先后发表声明,支持“港区国安法”立法,饱受乱港暴乱困扰的市民大众亦纷纷响应特区政府呼吁,撑国安法立法。据香港各界“撑国安立法联合阵线”(简称﹕“联合阵线”)上周透露,自5月底发起支持订立“港区国安法”签名活动后,已获得全港逾1000间机构支持,而“联合阵线”在街站及网上发起的签名活动,在短短的8日里,就收集到超过290万个签名,反映出“港区国安法”得到本地市民大众的广泛支持和认同。

可是一众极端激进的乱港分子及外国势力仍不愿善罢罢休,不但蓄势策划更大规模的暴力活动,更大肆宣扬所谓的“香港玩完”、“自由已死”、“逃港避难”等极端分裂思想,妄想营造出港人、外资逃离香港的假象,打击香港的国际形象。更甚者,乱港团体还组织所谓的“民调”,以极偏颇且选择性的手法编造所谓的“民意”,指在“港区国安法”通过后,有约37%的香港人考虑移民国外。

对此,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上周在记者会上铿锵有力的响应,指中国来去自由,不知道提出此问题的记者提问想表达什么。笔者十分认同外交部的响应,而历史也已多次证明,弃港移民者,最终只会自讨苦吃,更可能会令其一生活在后悔与遗憾之中。

其实,香港历史上曾经出现过好几次移民潮。1967年时因殖民政府种种倒行逆施,导致民怨沸腾,香港各区出现了反抗活动,令社会变得较为动荡。当时许多有能力的港英权贵及商人,纷纷逃离香港,更扬言香港从此将一蹶不振。但实际却是相反,在1967年后,香港迎来了70、80年代的经济起飞,一跃成为“亚洲四小龙”,就连大家熟悉的李嘉诚先生,也是在此时大量吸纳港英权贵放弃的低价地皮,才建立了其庞大的地产帝国。这些都是老一辈港人熟知的历史。

- Advertisement -

之后,到了90年代初期,港英殖民者不断宣扬所谓的“回归危机”,妄图营造出香港回归后繁荣的经营和社会将一沉不起的不安氛围。结果大量被港英政府误导的港人移民到英国、美国、加拿大和欧洲等地。惟在香港回归后,经营和社会不仅未有出现一沉不起的情况,反而越来越欣欣向荣,令到那些被港英政府误导而移民的港人悔不当初。

- Advertisement -

笔者就认识一位97年前移民加拿大的商人,移民前他从事家电批发生意,更因开拓了内地市场而赚到了第一桶金。移民前,他不仅在港岛半山有逾三千呎的大屋,公司年收入逾亿元计。要知道,那还是90年代,这位朋友也不到50岁,但是为了移民,他结束了发展良好的公司,去到加拿大做了“二等公民”。笔者与他饮咖啡闲聊时,他最常抱怨的就是当年信错了英国人,离开了香港,放弃了大好的事业,如今只能在加拿大过养老生活。这位朋友在加国的生活虽悠闲,但内心却一直郁郁寡欢,97移民成为了他心中一道跨不过的坎。

到了2003年,香港突然爆发了“沙士”疫情,楼价、股市和经济都陷入了衰退。当时有部分不看好香港前途的港人,急忙卖楼逃亡,部分人更“为走而走”移民到泰国等东南亚国家。可是“沙士”疫情的影响只持续了不到半年时间,香港经济于翌年马上出现了急速回升。笔者的闺蜜,她因在“沙士”疫情爆发前的高位,卖出了鲗鱼涌康怡花园的单位而大赚一笔。当楼价大跌时,这位朋友不仅沾沾自喜,认为自己有远见,更用卖楼赚的钱移民美国。记得她离开时抛下一句话﹕“香港无前途无嫁喇,你都趁早走啦”。但在三、四年前,这位朋友因美国经济不景而被裁员,她唯有回港谋生。可是她已经负担不起香港的楼价,无法再购置物业,亦因适应了美国低效率的工作环境而与香港社会脱节,无法再次融入社会。如今听她“呻”(抱怨)的最多的就是﹕“唉,早知唔移民啦!”(早知道不移民啦)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过去港人一次次的移民潮都告诉了我们一个事实——弃港者必将自讨苦吃。而今,鼓吹“逃港避难”的人,你们只会赔上自己的大好前途。香港来去自由,事实证明谁放弃香港谁吃大亏。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