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城姑苏广存堂茶酒楼公会冀州政府能够伸缩性放宽“1桌4人”的堂食限制。

槟城姑苏广存堂茶酒楼公会呼吁州政府可伸缩性放宽“1桌4人”的堂食限制,否则到了年底,陷入倒闭潮的餐饮业,恐会达80%至90%!

该公会会长准拿督誉玉芝周一召开记者会时表示,自3月18日的行管令落实之后,茶酒楼无法正常营业至今,更无法承办婚宴、寿宴、庆生宴、社团宴会、家庭宴会等,茶酒楼业的生意额一度跌入谷底。

据她了解,槟州目前已有多达40%至50%的餐饮业者,因无法支撑而悄悄结业。

她也表示,过去酒楼也承接不少来自中小型企业的宴会,但疫情导致40%至50%的中小企业倒闭,也对酒楼业带来巨大的打击。

誉玉芝。

誉玉芝建议,酒楼承办的宴会可从小家庭范围做起,即依据酒楼的大小规模限定人数,一桌或可放宽5至8人(一家人)的聚餐。

- Advertisement -

“一家人出门用餐至少都有5至6人,如夫妻、孩子及父母等;如果政府持续限制家庭式堂食,业者的生意肯定大受打击,无法抵销营运成本,毕竟一间中型酒楼每月开销至少要3万令吉,包括租金、员工薪资、水电费、杂费、执照更新等。”

她称,政府制定的餐饮业复业指南并不明朗,导致不少业者在招待顾客时因涉及多方面的问题,继而选择观望而没营业,该公会会员仅有10%开放打包服务的。

“酒楼的食物没办法像食肆一般可以随即打包送到顾客手上,因为酒楼的菜色毕竟较为精致,而且烹煮耗时,酒楼业无法做打包的生意,比如顾客点一条大鱼作为佳肴,我们也没有那么大的容器装,这段期间上门打包的顾客通常打包比较寻常的咕噜肉、炒河粉一类的食物。”

 

槟城厨师协会副主席李振威也在记者会上表示,希望州政府能让外卖服务公司上课、让外送员在遵守标准程序下服务,保障业者、外卖员以及顾客。

他说,一些外卖员在送食方面没有遵守标准作业程序,例如在等待打包的食物时将餐盒随意放置,一群外卖员坐在地上聊天或吸烟等,恐会导致食物沾上细菌,顾客食用后染病,因此安全措施需要注意。

- Advertisement -

食品供应商代表张金海表示,近日报章报导一家7口到餐馆吃饭被罚款,原因是因为脱口罩共餐会感染。

他对此表示不解,一家人住同一间屋子,又能共车,但来到餐馆就被开罚单,这是一件奇怪的事。

他也说,供应商及餐饮业者的关系是紧扣的,若餐饮业者结业,他们的成本大致上都拿不回。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