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道:司徒瑞琼、翁逸华 / 摄影:董坤铭

槟城爱心洗肾中心受新冠肺炎疫情冲击,运作储备金预料只能撑到8月杪。槟城爱心洗肾中心主席骆月凤向社会善心人士喊话,捐款助力中心储备金,以让中心安然挺过满是灾难的2020年。

“我们相信,只要能挺过今年,明年或就会好一点。中心内的21名肾友,至少能安心过完今年,不至于求助无门。”

骆月凤、林敦良、副主席李全忠李全忠及秘书林金泉慰问洗肾病患。

槟城爱心洗肾中心(Penang Caring Dialysis Society)成立于2000年,一直都以非营利慈善机构方式运作,不分种族给社会中下阶层肾友提供洗肾服务,减轻家庭负担。

大马虽于3月18日才落实行动管制令,但骆月凤表示自新冠肺炎于去年杪在全球爆发以来,全球经济逐渐衰退下,连带非政府组织来自社会的捐助也大受影响,中心自今年1月起便不曾收到任何义款。

- Advertisement -

“零义款情况已持续了近6个月,直到中心于上周开始对外求助,才有零星义款上门,但仍不足以应付开销。”

骆月凤:我们相信,只要能挺过今年,明年或就会好一点。中心内的21名肾友,至少能安心过完今年,不至于求助无门。

她接受本报访问时指出,私人医院洗肾费用昂贵,一般介于250令吉至300令吉不等,这对每周需洗肾3次的贫苦病黎而言,是沉重的负担。

然而,但凡在爱心洗肾中心的肾友,只要获得社险或卫生部洗肾拨款资助,每次只需付100令吉费用,其余由中心承担。

槟城爱心洗肾中心目前有21名肾友,中心内有11架洗肾机及6名护士和工作人员,每月开销约6万令吉,极需社会人士慷慨义助,方能度过是次难关。

她不讳言,中心早前曾做最坏打算,即在储备金耗尽后,走上关闭一途。

“可是,我们放心不下中心内的肾友。据了解,现在其他民办的洗肾中心也是人满为患,经济不好也冲击各非政府组织,很难转介肾友到其他中心。”

目前,槟城爱心洗肾中心还有10名病人在轮候名单上。

只是,她坦言委员会不会轻言放弃,接下来日子或将调整运作方式,以节约开销同时,积极向社会人士募捐,期待垮过是次疫情带来的挑战。

行管期间筹款被逼喊停

槟城爱心洗肾中心自设立以来,一直座落在调和路槟州马华总部底楼,占地约1万多方尺。骆月凤强调,中心是民办非盈利团体,并非拥有政党背景的慈善机构,只是获得马华免费赞助使用地点。

“希望公众了解,我们没有任何政党背景或支持。过去以来,爱心洗肾中心都是通过定期举办慈善活动,筹募经费。”

她举例,该中心适逢今年为创立20周年,原计划举办一场20周年慈善晚宴,筹谋未来一年经费。然而,碰上大马进入行管令,政府也不批准举行大型活动和晚餐等,筹款计划被逼喊停。

“所以我们需要所有善心人士的支持,让中心得以在足够义款支持下,继续给贫苦大众服务。”

所有公众捐款将豁免所得税,有意捐助槟城爱心洗肾中心者,可联络:04-2294142;也可浏览爱心洗肾中心脸书专页“槟城爱心洗肾中心PCDS”或WhatsApp 019-4731063。

林敦良冀望冀望中央政府,仿效槟州华小制度化拨款,以减轻非盈利洗肾中心经济负担。

林敦良冀洗肾中心获制度化拨款

爱心洗肾中心署理主席准拿督林敦良冀望中央政府,仿效槟州华小制度化拨款,以减轻非盈利洗肾中心经济负担。

林敦良受访时说,国内洗肾人数逐年攀升,而政府医院床位有限,出现僧多粥少现象,无法容纳更多洗肾病患,而政府医院只能将病患转介至非盈利洗肾中心申请洗肾。

他坦言,很多非盈利洗肾中心都已经满额,能力实在有限,更有不少病患只能列入等候名单。

“国内很多洗肾中心都是非盈利形式运作,一直以来皆依靠善心人士乐捐才得以运作。”

“其实,非盈利洗肾中心的出现已经帮了政府医院一把,如果没有非盈利洗肾中心的协助,相信当前情况会更糟,会有更多洗肾病患需要面对等候的煎熬。”

他说,如今遇上因新冠肺炎疫情爆发而实施行动管制令,以致非盈利洗肾中心捐款收入受影响。

他续说,据了解,除了爱心洗肾中心之外,州内非盈利洗肾中心皆面临同样窘境,并冀望中央政府仿效州政府华小制度化拨款,透过卫生部及财政部制度化拨款,以减轻非盈利组织经济负担。

此外,林敦良说,一台洗肾机市价4万令吉,使用寿命没有固定标准,需要依据使用率、病患状况、使用时限等各种因素而促成。

“洗肾机如果频密使用或太久就会常常故障,更换一台都要耗资4万令吉。一般上,该中心都会维修或替换零件,如果无法使用才会报废。尽管如此,洗肾机维修费还是沉重的负担,更不用说更换洗肾机。”

他也提及,卫生部是以地方大小决定摆放洗肾机数量,这意味着该中心只有11台洗肾机运作,服务21名洗肾病患。

副秘书骆爱莲(左起)、秘书林金泉、委员骆俊达、骆月凤、副主席骆爱宝、林敦良及副主席李全忠在慰问洗肾病患后合影。

盼善心民众踊跃捐献

槟城爱心洗肾中心以较便宜价格协助贫穷病患,在病患处于急需等待洗肾的煎熬期间伸出援手,被病患形容为“救命稻草”。受访的洗肾病患希望善心的民众踊跃捐献,让该中心继续运作。

陈明逢(78岁,仓库管理员)表示,洗肾费用高得无法承担,令他感到茫然无助,而2年前在鹰阁医药中心医生推荐下,在爱心洗肾中心接受血液透析治疗。

他说,该洗肾中心是一根救命稻草,所幸在急需洗肾时,洗肾经费不但比私人医院来得便宜,至少还能减轻经济负担,而且该中心医护人员服务好,减轻洗肾的不适。

因此,他希望该洗肾中心继续运作,由于各处洗肾中心也处于满额状态,要申请也很难,更何况要另行找出一个“容身之处”。

病人洗肾后,滤心似的“人工肾”需要重复消毒清洗。

黄玉莲:幸有政府津贴

黄玉莲(72岁,家庭主妇)说,她在爱心洗肾中心洗肾,迄今已有6年。

“洗肾费用庞大,还好有政府津贴,再加上这中心洗肾费用比较便宜,解决我的经济问题。”

“我希望善心人士踊跃捐款,让中心继续运作,如果没有这中心的话,我们(肾友)何去何从?”

- Advertisement -

张国明:洗肾名额等候煎熬

张国明(68岁,兼职工作)说,由于洗肾中心人满为患,只能被列入轮候名单,包括爱心洗肾中心,所幸在经过历时1年等候煎熬,他可在该中心洗肾名额。

“我得知中心目前面临资金问题后很担心,因为外面的洗肾中心也满额了,要找到一个位子也很难,也对我的生活带来不便。”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