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M-Analytic私人有限公司经济师宙海尔罗斯里指出,调研显示,过去数个月每5名失业员工中就有3人是40岁以下,多数来自没有提供社会安全网保障的非正规领域(informal sectors)。

他说,调研也显示这五分之三的非正规领域员工月入少于4000令吉,而在新冠病毒疫情期间,有半数人掉了饭碗。

“约有250万名大马人从事非正规领域工作,尽管该领域工作没有固定薪资,但年龄层20至30岁的青年员工从2016年的6%翻倍至2019年的12%。”

“那些仍保住饭碗的员工,收入却减了九成。这个群体坦言,他们没有足够积蓄以维持一个月的生活。”

宙海尔在“新冠疫情:青年面对的生存挑战”青年网络研讨会上发表谈话。

- Advertisement -

该活动由大马职工总会(MTUC)青年团主办。

他指出,青年需要政府介入以帮助他们重返正轨,而政府目前所提供的援助,对自雇人士而言是不足够的。

他认为,有必要为青年创造更多就业机会,以便助他们安然度过这类危机。

他建议,青年自雇人士理应享有每个月至少1000令吉的补贴,直至今年底。

- Advertisement -

另一方面,大马青年理事会代表莫哈末阿布卡迪说,学校在新冠疫情期间停课,线上学习成了新常态,而家境贫寒的学生则面对乡区的家里没有电脑或没有互联网的困境。

“我们知道一个个案是,一个家里有5个求学的孩子被迫轮流共用一台电脑线上学习。

他促请政府要正视这个巨大的数码鸿沟,尽快解决这个问题。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