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士司机凌晨发现一名头部受伤的阿伯躺在路旁,他上前施救反而被对方打。

夜路惊魂记!半路发现有阿伯头部受伤躺路旁,新加坡一名好心的士司机停车帮忙,怎知阿伯突然跳起大喊大叫,跟着一头撞上的士车门,还掐司机脖子和挥拳打他,吓得后者报警称有人想要“碰瓷”。

等救伤车赶到到现场后,阿伯又突然扑在草坪上,拒绝送院治疗,期间还挥拳攻击救护人员。

警方后来将他逮捕,69岁的郭源兴承认,事发前喝了四五瓶啤酒和烈酒,结果醉酒闹事,但他实在不知道自己的头破如何受伤。

郭源兴被控上法庭后,一共面对6项罪名。他周四承认其中各一项蓄意伤人和蓄意伤害公务员的罪名,余项交由法官下判时一并考虑后,被判坐牢5个月。

根据案情,50岁的张姓的士司在今年1月23日凌晨,开的士经过陶纳路时,发现被告躺在路旁,头部一直在流血。

- Advertisement -

他车上虽然有乘客,但他立刻停车下来想要施救,却没想到被告突然跳起来,对着他大喊大叫,然后就用头往的士车门撞去。

被告接着抓住了的士司机的颈项,还往对方的腹部挥了2拳。

的士司机吓了一跳,挣脱后立刻报警,告诉警员说有一名头破血流的老汉想要“碰瓷”他。

警方接获通报后,通知民防部队派遣医护人员到场。当时被告正在和的士司机争吵,但他见到医护人员来后,就立刻扑倒在草坪上。

到场的2名医护人员想帮他包扎伤口,但他拒绝合作,两人只好将他扛上担架,其中一人在过程中挨了被告2拳。

被告得知坐牢5个月松了口气

被告原以为自己会被关几年,得知只需坐牢5个月时,在庭上“松了一口气”。

根据控状,除了上述案件,郭源兴还曾在去年6月和9月,在明地迷亚一带的2间不同咖啡店醉酒闹事。

他第1次闹事时,拿了档口的菜刀吓唬其他酒客,第2起事件中他故意用碎酒瓶割伤自己。

主控官指出,当局已经给了被告机会,2次都给了他有条件警告,但他不好好珍惜。

主控官请求法官判被告坐牢5个月,指被告罪行严重,不但对想要帮助他的善心人士动手,还打了想要救他的医护人员,必须严惩以示惩戒。

被告听闻控方的陈词后,感叹:“我以为我需要进去坐牢几年,幸好只需要坐牢几个月。”

担心出狱后露宿街头

“我的人生一塌糊涂,因疫情进了收容中心,有住有吃,总算不用再流浪!”

被告担心坐完牢后,不能再住收容中心。

被告在庭上求情时指自己已经快要70岁,但人生却依然一塌糊涂,无家可归,只能露宿街头。

- Advertisement -

他说,自从疫情爆发后,当局安排他进入收容所居住,这些日子来终于有吃有住,却没想到当局选这个时候提控他。

因此,他决定下定决心改过,请求法官从轻发落,否则5个月后肯定至少来到阻断措施第3阶段,到时收容所不一定会要继续收留他。

法官问他是不是终于决定戒酒,他却想都没想就回答:“不行啦,只能少喝。”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