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星发:业者纷纷接获家长要求,希望补习中心尽快复课,辅助学生。

马来西亚补习协会申诉,政府执行自行管令以来,补习业犹如弃婴,不仅没有获得中央政府的经济援助,教育部也没有发出明文的指示,业者可说是求助无门。

协会主席林星发今日发文告指出,如果教育部认为补习中心在短期内不能复课,理应给予答案,让业者知晓短期内如何应付。

他说,目前我国几乎所有行业都已投入运作,只有少部分的领域尚未复业,包括教育领域。他说,自行管令以来,私立教育领域仍承担庞大的开销负担,租金、老师与职员薪资等是他们每月的固定支出。

他说,业者现在都面对入不敷出的问题,所以希望中央政府延长补习业者的《薪资补贴计划》(PSU)和提供额外的经济援助,协助他们度过难关。

他说,他们不希望看到业者纷纷陷入倒闭的窘境,希望可以在疫情后继续为孩子提供优质的教育。

- Advertisement -

“因此,我希望教育部委派官员与补习协会作交流,听取补习业者的看法和意见,一起商讨援助对策。”

他说,虽然目前补习中心都改为网上教学,但还是无法应付营运成本,因为部分家长无法配合,而且也不是所有家长都具备上网的硬体设备。

“部分家长无法在短期内承担电子产品费用,这加剧网课的难度。加上家长也面对收入困境,所以一些中心只好提供免费补习给有需要的学生,让他们可以继续学习。”

他说,一些学校老师只在网上(google meet)发放功课给学生,然后要求学生自行完成。他说,有家长反映说学生不会做,因为孩子还没上到有关的科目单元,家长也无法指导孩子课业。

“因此,业者纷纷接获家长要求,希望补习中心尽快复课,辅助学生。有些家长也表明,他们已返回工作岗位,一些双薪家庭父母,每日要指导孩子众多科目的功课实属不易。”

他说,补习业者了解父母的困境,惟他也希望父母能体谅,因为补习中心等待教育部下达指示后才能复课。

何时重开仍不明朗 业者持观望态度

补习中心何时重开仍不明朗,但一些补习中心业者已经准备好随时复课,亦有业者持观望态度。

国防部长依斯迈沙比里昨日表示,预计教育部会在近期内公布私人幼儿园及补习中心重开的标准作业程序及详情。

周长键:暂保持观望态度,继续线上教学。

不过,缤纷教育中心安邦分校执行董事周长键院长指出,即使政府批准补习中心重开,但他们可能不会立即复课。

“病毒散播,不是一般商家或补习中心可以简单处理的问题,这牵涉到师生的安全,所以我们会先保持观望的态度,继续线上教学。”

他接受《光华日报》访问时说,缤纷教育中心安邦分校大约有70位学生,疫情发生后,原本估计每月学生人数会降30%,但较后实际情况其实还好,目前还是有60位学生。

他说,自行管令开始,中心已经转为线上教学。

“停课的学生,有些是因为金钱问题,有些则是家长不太了解这些电子设备,而年纪较小的学生,没有家长陪同监督,可能较难进行。”

他说,中心也理解部分父母面对的问题,如经济方面等,所以会根据个案伸缩性调整学费。

“只要中心还足以支撑和维持,我们都不向迟交学费的家长追讨学费了,最重要的是小孩能否学习到东西。我比较担心的是学生在这期间,会养成怠惰和沉迷游戏的坏习惯,因为养成坏习惯可能会很难协调回来。”

他说,也有家长反映说,即使学校开了也不敢让小孩上课,担心有风险,所以补习中心是否复课,让要继续观察。

“不过,这期间也非常感谢家长们的支持,所以我们也致力完善线上教学,确保物超所值。”

廖诗弦说,布谷补习中心计划在政府允许复业后,先同时进行线上和课堂教学。

另外,布谷补习中心老师廖诗弦指出,虽然政府还没有公布补习中心复业的标准作业程序,但她已经做好随时复课的准备。

她说,自首相丹斯里慕尤丁于6月7日宣布推行复苏式行动管制令后,就开始做准备,包括回补习中心消毒。

“我们一直都准备开课,但是真正的SOP一直没有下来,所以我们就先根据现有的SOP做准备,即参考餐厅和托儿所的SOP等,避免政府允许复业的时候,手忙脚乱。”

她说,有关的SOP包括如一班限制多少人、测量体温、有症状要如何等。

“虽然现在还没有真正的SOP,但是我们预计会准备消毒液,即每个进入中心的人士都要消毒手和让学生带口罩上课等等。我们必须做好预防措施,如果发生感染,我们将无法承担。”

- Advertisement -
布谷补习中心在行管令前的上课情况。

她说,复业初期,中心会先线上和课堂教学两边跑,即只有在家长无法让学生进行线上学习,才把孩子送来课堂。

她说,目前大多数的家长都是希望继续线上教学,只有少部分家长希望把孩子送来补习中心上课。

“主要是因为家长们还是不放心,可能他们要观察一、两周情况,再决定是否要把孩子送来中心。”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