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黄泉安

记得大学先修班时期初上经济课,老师劈头第一句就是:“资源有限、欲望难填” (Resources are scarce and wants unlimited)。钱怎么花,要看你的智慧和判断力,必须优先处理的事项,你就不能拖延。

老师这句话,一生受用无穷,40多年来念念不忘。

6月2日,槟首长曹观友上脸书直播,公布接到公函,被通知联邦政府已撤回1亿令吉的升旗山空中缆车计划拨款。首长坦言他很失望,因为拨款被斩不仅影响升旗山的持续性发展,也阻滞槟州在地经济。他形容中央此举,根本是在“惩罚”槟城人。

这笔1亿令吉联邦拨款究竟从何而来,让曹首长这么纠结?

- Advertisement -

根据记录,前希盟联邦政府于2019年10月提呈“2020年财政预算案”时,前财长林冠英回避交代槟城交通大蓝图属下的南岛填海工程、轻快铁及泛槟岛第一大道(PIL-1)项目所需的拨款,只宣布中央拨出1亿令吉承建全新的升旗山空中缆车,额外费用则由州政府负担。

当时槟城政治圈的普遍回应是“无鱼虾嘛好”,大家都对升旗山空中缆车充满期待,相关发展商也兴致勃勃,暂时忘却曹首长“槟城交通大蓝图”的政说主轴。

诚然,摊开数据,去年财政预算案的确资源有限,但前财长即已判断升旗山空中缆车是比槟城交通大蓝图项目更需优先处理,肯定槟首长不会没与自家财长商洽妥当。这些内幕,我们只能留待后人考古佐证了。

但归根究底,曹首长针对1亿令吉拨款大发牢骚,中央显然不痛不痒,反在3天后以更大的拨款行动来向全国回应,在百姓心中,难免形成强烈的讽刺性对比。

6月5日,首相慕尤丁通过电视直播,宣布推行共计350亿令吉的《经济复苏计划》(PENJANA),项目涉及40项措施,目标是要重新提高投资者、商人及人民的信心,促进国家经济。

这是新冠病疫促发市场萧条所急需的经济复兴策略,继2月希盟政府宣布100亿令吉援助计划拨款、3月底国盟政府宣布2500亿令吉《关怀人民振兴经济配套》以外的经济配套,除了早于5月4日开放更多经济领域,总结用来抗疫与振兴经济的国家资源,前后共达2950亿令吉。但要记得,这开销总数皆是未经国会三度辩论批准而先斩后奏的资源,程序日后仍待正规化。

老实说,当年经济科老师的教诲再次萦绕脑际,但现今时空转变,“资源有限、欲望难填”这句话已有更新版,取自2018年好莱坞漫画改编电影:“Avengers: Infinity War”主角Thanos的经典句:“小家伙,这是一个简单的演算。这个宇宙是有限的,它的资源是有限的。如果放任不管,生命将不复存在。”

慕尤丁正值政权崩盘边缘,面对马哈迪的终极攻势,表面上无动于衷,专注后行管令阶段市面急需的经济振兴项目,无形中也启迪民智,政治斗争和人民饭碗,哪一项更逼切优先?

慕尤丁演词提及,我国目前的经济情况颇为严峻,截至3月份全国失业率高达3.9%,意味着共有61万人失业,而大马统计局(DOSM)预测我国今年的总失业率将会增至5.5%,等于86万人失业。

对老百姓来说,安居乐业、三餐温饱,都是疫后必须面对的燃眉之急。所以,慕尤丁沉着处理老百姓的经济困境,把街坊人名(Mak Cik Kiah, Pak Salleh, Kak Radziah, Datuk Lim等)套在演词里,都是攻心计的一环,但它已奏效,在民间激起正面回响,尤以城居的马来中等阶级及城乡区的低收入马来社群,三个月来都对慕尤丁感觉非常窝心。

中文财经报刊把慕尤丁的最新救市行动,称为“救企业、抗失业”的短期经济复苏计划。当你细嚼项目内容,你就会明白慕尤丁是如何巧用攻心计,来套取政治同路人的共鸣。

若将慕尤丁的救市行动稍作分析,他动用国家资源的分配法,显然具有政治经济(political economy)意识在作祟,主轴有三:一、保住百姓饭碗、辅助失业者;二、继续扶助低收入及弱势社群,刺激内需经济;三、继续强化中小型企业现金流、促进消费人对物资的购买力。

为受薪人士保饭碗和扶助失业者,是慕尤丁打动民心的第一攻势,政府拨款近90亿令吉,要让300万名员工受惠,包括延长薪金补贴计划长达3个月;同时拨出50亿令吉让每位员工可以每月获得600令吉薪金补贴,让每家聘请至多有200名员工的公司受惠。

此外,为了鼓励雇主聘请失业人士,政府推出奖掖计划,预料会有30万名失业人士受惠。在此计划下,每聘请40岁以下的人士,政府将会津贴员工每月800令吉薪金,而40岁以上者及残疾人士,政府每月津贴1000令吉。这项措施将推行6个月。

政府辅助的对象,是包括在行动管制令期间,被禁止营业及被迫拿无薪假的领域(如旅游业),雇主可向政府提出这项申请。

- Advertisement -

至于刺激内需经济的持续性策略,政府将发出一次性的300令吉津贴予国内30万残疾人士和单亲妈妈,也推行总额达7亿5000万令吉的e-Penjana计划,今年7月开始,让每名电子钱包用户获得50令吉现金。此外,国内旅游也被锁定为消费领域,从2020年7月1日起至2021年6月30日,全面免征旅游税。

总说一句,慕尤丁面对政权危机,新冠病疫竟在神差鬼使情况下给他带来危机缓冲期,同时他也善用任职权(The Power of Incumbency)给予的方便,利用国家资源,实行经济振兴计划来笼罩民心,就算城市选民对他无动于衷,但对核心马来社会却是不同的正面感受。

马来选民社群有了定心丸,夏虫不可语冰,谁还管你曹观友痛骂中央惩罚槟城人?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