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董恪宁

攸关握手的故事很多,可大,可小。那年陪同国外同事到访一个市议会的尴尬,我记得。洋人见面,自然而然地伸出手;没有想到,那位官员对曰:对不起,我不和男人握手。

那自然不是东西文化的第一课,但是,现场的气氛,顿时僵成一团。腼腆的这个外国人,当日显然也被雷到;一时之间,整个人愣住了。大家四眼相望,面面相觑,也不懂得如何接话。

个人的这些体验,远不如国际的外交怪事。是虚是实,过去曾有一则广传的流言说:1954年的日内瓦会议,中国总理周恩来碰到美国代表团团长,副国务卿史密斯,礼貌地伸出手来。可是,面对总理的这一双友谊之手,史密斯“未做表示”。

7月21日,日内瓦会议闭幕。会议一结束,周总理再次碰见史密斯,总理又向史密斯伸手示好。一如之前,史密斯还是躲躲闪闪闪,急忙将右手握住总理的左臂,设法不让记者捕捉到中美领导握手的这一幕。

- Advertisement -

这是无礼,还是失礼,都是江湖津津乐道的特写镜头。多年以后的1972年,美国前总统尼克松首访中国,一走下飞机舷梯,第一时间赶紧主动向周恩来伸出手,成就了历史不朽的那一刻。

CCTV报道〈世界的改变——尼克松访华〉的记录,所留下的笔记,足见两国领导的风范:当尼克松走到离地面还有三四级台阶,他微笑着伸出手,周恩来也快步迎了上去,两双手紧紧地握在一起,前后足足有一分多钟。此时,尼克松觉察到,一个曲曲折折的旧时代从此结束了,另一个大气磅礴的新时代开始了。总统开口恭维,恰到好处:“我深感荣幸,终于来到了这个了不起的国家。”周恩来回话,一样得体:“总统先生,欢迎光临。”此时,中美尚未建交,迎宾的规格,相对简单。既没有红地毯,也没有礼炮,唯插起两面两国的国旗,同时奏起《星条旗歌》和《义勇军进行曲》;另外安排了三军仪仗。尼克松检阅,喜悦充满。这个时刻,周恩来说了一句流芳百世之建交名言:“25年,我们(彼此之间)没有交往了。总统先生,你把手伸过了世界最辽阔的海洋,和我紧握!”自此,竹幕打开,冷战告了一个段落。

可惜,中美建交之初,领导如此这般的经典示范,似乎不足点醒大家,握手的礼貌,可以化解尘世的冷漠,温暖有情之人间。早前还在画家赖昭光兄的脸书,读到他被“拒绝握手”的那一幕魑魅魍魉:

“忙着时,村里元老带来一个看似大人物的来探班。一问之下,原来是本区尊贵的州议员。污糟邋遢的我随即马上起身,礼貌上伸手问礼,不忘提醒尊贵者:‘不好意思,我手脏。’”

- Advertisement -

接下来反应,确让大家大开眼界了:“尊贵者见之马上摇摇手,并散开一边,说never mind。我伸出的手只好自讨没趣收回。” 不管怎样,人性的修养,人格之贵贱,由此随之完全地显露出来了。

我不禁想起多年以前的那个官员,没有委婉地表达自己的不便,而是直言“对不起,我不和男人握手”。当然,她严守戒律,不越底线,可以理解;可是,语气和态度如果可以稍作调整,想必不但效果犹佳,宾主双方也不至于下不来台,何必呢?

唯世事不定,既经新冠肺炎逞凶肆虐,相互取暖,拥抱问好,不再流行;社交距离,才是正道。这么一来,不再握手反倒成了时尚的礼貌。想到这里,昭光兄想必也就释怀了。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