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黄婉玮

敦马哈迪、慕克里、赛沙迪、马智礼和阿米鲁丁被土团党终止党籍,当被问及是否另起炉灶时,相关人士都强调不会再成立新党制造马来人分裂。然而,敦马等人何去何从是个新焦点,毕竟不可能赤手空拳扳倒政敌。

看起来马来精英都认同“越多马来政党越分裂”的事实。过去“土权会”想转为政党时,也曾受到敦马与巫统副主席依斯迈沙比里异口同声的批评。马来政党从只有巫统与伊斯兰党对决,到如今分裂成六个政党,反过来看,对华人政治发展是好事或坏事,其实也值得华社关注。

目前的事实证明马来人的政治势力分裂对华裔政党没有提升多大的空间,反而是在自觉与不自觉之时,融入马来人的政治斗争,比如行动党。

行动党被标识为华基政党,但一直也为少数利益的群体发声,包括为原住民争取资源分配与公平待遇。而今公正党也关注民族与宗教之外的公民权利。换句话说,当少数利益的群体从细化马来人利益的新政党中找到依归,华裔政党将逐渐失去某部分的替代性,或甚至减少关键性的作用。

- Advertisement -

故此,2020年的联邦政变,东马的政党成为关键政党或所谓的“造王者”,华裔政党的存在感则随风飘摇。

希盟仍想扳倒国盟政府,但悬而未决的盟主之位,该换安华或继续由敦马掌管?显然又一个考验华裔政党的问题。

无可否认敦马有高超的谋略与智慧,在希盟和国盟两边都吃得开,不过没有了政党护身,就只作为政坛的元老与资深议员。敦马声称获得129至137国会议员的支持,也许不是一句骗话,不过这些人应该大部分跑去国盟了。如若到时接受国盟的恩惠而重返相位,对希盟不就是新的威胁吗?从“509”至今,希盟已作了不少的政治妥协,逐渐远离街头愤慨的情操。故如今无论安华的实力如何,希盟没有选择的余地,应不容多想的全力支持安华去竞争宝座。

- Advertisement -

传闻不久前公正党的39名国会议员召开紧急会议时,已透露大部分人不再支持敦马,若此为真,笔者觉得公正党有希望回归到依靠民主跟威权搏斗的时代。

反观行动党这边似乎未想对敦马放手,就如砂州人联党所批评,行动党至今仍搬出许多理由维护敦马。行动党从“509”之后就没再与敦马分开,也许是想报答敦马替其向马来人洗刷冤屈。但说白了,是敦马有点将行动党攥在手中作为一笔资源。

敦马少了慕尤丁的臂膀,与安华可谓平分秋色,公正党的党员在重要时刻还是会倾向安华,那么敦马就更不会放弃行动党了。故此,为了华人政治也好,为了民主也罢,行动党最好也能回到初衷,别不小心成为政治绑架的对象!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