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小芷

与先生结婚后,我正式成为客家媳妇。婆婆说,客家妇女必须拥有刻苦耐劳、勤俭朴实、坚毅不拔、自强不息等美德;而料理家务和烧饭煮菜则是最基本要学会的技能。

婆婆告诉我,身为客家人必须懂得烹煮客家料理,也就是我们家餐桌上常出现的两种传统客家小食——客家擂茶和客家菜粄。虽然我不是客家人,但我挺爱吃客家菜粄的。虽然我听不懂客家话,我却能在先生、公公和婆婆的谈话之中感受到那种欢乐和谐的氛围。客家料理的味道就是有能力把亲情联系在一起,因此我也开始萌起学做菜粄的念头。

我的婆婆拥有一双巧手,她最擅长就是制作客家菜粄,我也顺其自然地成为她的入室弟子。平时看婆婆在炒馅料、煮粉团、搓粄皮、包馅料、放入锅蒸等动作,感觉易如反掌,真正下手做菜粄的时候,却发现没有我想象中的容易。

婆婆做好的菜粄,两边翘起来像元宝;我做出来的菜粄,却像泄了气的小鸟,与婆婆的成品相比简直是天壤之别。我学做的菜粄,吃起来的口感也大大不如婆婆做的。虽然初次学做出来的菜粄是失败之作,我并没有气馁。我要学习客家人永不言败的精神,勇于挑战自己,直至成功为止。

- Advertisement -
- Advertisement -

婆婆说,菜粄要做得好,关键在于粄皮。为免粉团煮好后会太硬,婆婆告诉了我一个小秘方,那就是在做菜粄用的粘米粉里加入少许木薯粉。而调整粉类和水的比例,则要靠自己反复地尝试,这乃是经验之谈。

婆婆常告诉我,失败乃成功之母,只要努力钻研,一定能掌握做菜粄的窍门和技巧。终于,我做到了不会裂、皮薄馅满、口感柔软的菜粄。婆婆试过我做的菜粄也竖起手指头赞好,还说可以与她的媲美了。

其实,我有今天的进步,全赖婆婆的细心教导。我很高兴自己能继承了婆婆的手艺。尽管婆婆已离世多年,可是她的精神常在,我把对婆婆的感情和记忆都揉进了菜粄里。如今,每当吃着菜粄的时候,我都会想起逝世的婆婆。熟悉的味道总会勾起我与婆婆一起做菜粄的欢乐回忆。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