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消协接到投诉,指槟城一家私人医院针对“意外&急诊/门诊预防措施”向病人收取5令吉。

槟城消费人协会促请私人医院应停止不道德的手法牟利。

该会主席莫希丁阿都卡迪指出,该会接到投诉,指槟城一家私人医院针对“意外&急诊/门诊预防措施”向病人收取5令吉;其说法是病人步入医院须进行体温检测的收费。

他提出,私人医院对他们的病人和公众是否有任何企业社会责任,特别是在危急时期,或者这种时期是另一个赚取更多钱的商机?

“吉隆坡一家私人医院最近因针对统制价格原本是每个最高1.50令吉的口罩,收取11.20令吉,而被国内贸易与消费人事务部罚款20万。”

莫希丁阿都卡迪说,新冠状肺炎的紧急时期,前往届医院、办事处、百货商场等的人士检测体温是卫生部的规定,换句话说,它是法律规定必需要做的。有关方身体温度检测须收费是否符合道德和正当?

- Advertisement -

“病人,例如透析病例,每周须到医院3次,每次都要缴付额外的5.00 令吉。这种做法就是暴利。”

他表示,据马来西亚私人医院协会(APHM)指出,私人医院“不是零售商”而是医疗服务提供者。如果医院以每个1.50令吉(不太可能为大量采购比较便宜)买得口罩,就得将它们调高750%而以11.20令吉卖给病人。医学界是否允许他们这样做?

他说,私人医院是否是零售商并非重点。口罩的价格已被统制在每个1.50令吉。它在新冠状肺炎的紧急时期被强制使用。当医院将医护人员护理病人时所使用的口罩,以每个11.20令吉算在病人头上,医院就是将口罩抬高750%而高价卖给病人。

- Advertisement -

“私人医院协会所描述的图景,是私人医院并无牟利,只是要收支平衡,需要利用一点创意赚取额外收入而已。可是,当公众质问私人医院是不是赚钱机械时,它下达到公众却变得不好。私人医院为何有如雨后春笋般的发展起来?”

他呼吁卫生部和国内贸易与消费人事务部确保私人医院不会对病人超额收钱。在目前这种危机情况下,确保他们不会不道德的向病人剥削或谋取附加收费。当局必需指示医院退还所有超额。

“除此之外,医院就退还病人多收取的口罩和体温测量器费用。”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