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克里(右)在线上谈论吉打伐木课题,左为依斯迈沙烈。

前任吉打州务大臣拿督斯里慕克里指出,吉打州在未来8至10年已不能再发出伐木特许权,因为配额已被希盟政府之前的州政府(包括过去的国阵或伊党)颁发完。

他说,在希盟执政时期已不能再颁发伐木特许权,因为这将违反中央政府所规定的条例,即1年只限砍伐3300公顷,所以时任州政府遵守中央政府的条例。

他说,他在2019年10月的州议会上提呈《吉打2020预算案》时,曾举例有1至2家伐木公司向州政府反映若无法进行伐木,他们将面对每公顷4万令吉损失的风险。

他说,后来他通过主持3次“自然资源委员会”会议,并与各伐木公司开会后已达成协议,所以并不存在伐木公司索赔事项。

他是于周四晚上在脸书直播线上谈论吉打伐木课题时,如此表示。

- Advertisement -

此外,也是尤仑区国会议员的慕克里提及,当时的反对党(巫、伊党),在州议会上有叫他向时任首相敦马哈迪申请拨款,作为吉打州为了保护蓄水区而面对困境和负担的协助。

他说,因此他有致函给时任首相敦马及时任财政部长林冠英,信函中讲述了吉打所面对各种处境,当时林冠英也向敦马提议拨款2亿令吉款项给予吉打。

“因此,我质疑为何现任国盟州政府一直说没有钱,这是不实的,这笔款项在州政权更迭后,目前仍然存放在州政府的户口,在面对疫情时刻,还用来援助受影响的人民”。

- Advertisement -

另一方面,慕克里也担忧现任政府或有意允许重新开发园丘森林(kawasan ladang hutan),进行伐木后却没有重新栽种,这会造成河流被污染及附近甘榜居民会受到影响。

他解释在希盟政府执政时,在园丘森林种植猫山王榴槤树,是因为在希盟之前的政府允许伐木后,却没有重新栽种中央政府规定的7种品种林树,造成环境受到污染。

他也说,希盟政府因此允许业者种植榴槤树,其一当时进行伐木后,地段空置却没有重新种植林树栽;其二猫山王当时在中国有很好市场,不过仅用了20%地段栽种榴槤树后,后来停止栽种,是因为榴槤树不被归列林树品种之一,其余80%地段则栽种政府所规定的林树。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