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接二连三发生酒驾撞死人意外,醉酒后驾车再度引起热议。伊党宣传主任卡玛鲁查曼建议政府,立刻停止所有酒类的生产、交易和零售,直到政府拟订新的措施,防止酒后驾驶。此言一出,自然引起国内诸多回响。

只是,禁止卖酒只是治标不治本的建议。教育,更严格的法律和执法才是良药。在1987年陆路交通法令第44条文下,酒驾和吸毒驾驶导致死亡者,可被判坐牢不少于3年或不超过10年,同时可被罚款不少过8000令吉或不超过2万令吉。显然,这条法令已经经失去了警惕和阻吓作用,政府必须考虑执行更严厉的执法,或许才能真正全面减少酒驾的问题。

因饮酒衍生的问题不仅是酒驾,也包含其他社会问题,总结一句话,因喝醉酒而作出的行为,很多时候是以悲剧收场。酒驾者都有一个共同点,以为自己喝了酒也能把车开到目的地。他们却忘了酒精会使人神经麻痹、迟钝的亘古不变的真理。等出了车祸,悔之晚矣。对于酒后驾车者而言,其血液中酒精含量越高,发生撞车的几率越大。

开车不喝酒,喝酒不开车,这是大家耳熟能详的劝告,绝大多数有喝酒习惯的人都有遵守老人家的叮嘱。却因为有一小撮人,喝醉了还坚持开车上路,危害其他无辜的公路使用者。今天因喝醉酒延生出的问题,必须再度受到重视,并研究实施更合适的法令。

- Advertisement -

禁酒令是民粹,未必有效。泰国的便利店出售各种酒类饮料,一些在地品牌的啤酒甚至比不含酒精饮料便宜,这对嗜酒者来说,等同进入了“天堂”。不过,泰国也有非常严格的限酒令,你只能在午餐和晚餐时段购买啤酒,遇到一些重大节日如国丧期、投票日前后或是重要的佛教节日,泰国是全日禁酒。即使是平时随手一拈便可买到酒的便利店,也会在这期间不卖酒。

- Advertisement -

话说回来,禁酒令并非伊党领袖的专利。前槟州行政议员阿菲夫就有至少两次提出建议,在槟州境内实施限酒令。只是,这项建议因为涉及侵犯了个人或族群的敏感利益课题,加上叔府可能也担心会失去在烟酒税收取的的庞大税收,很容易会被政治化,使到这个问题经常会被担心民反的政治领袖淡化。

禁酒未必可行,却还是得从多个角度着手,民间团体可以做的,是通过健康角度进行道德宣导,让他们自觉自愿地节制饮酒。酒后开车的危害性和所造成的惨痛车祸,不断告诫我们要珍惜自己,尊重他人。为了您和家人的安全,请不要酒后开车,共同倡议全社会尊重酒文化的同时,请文明驾驶,安全驾车。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