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哈末沙努西(左2)在州行政议员旺罗玛尼(左1),莫哈末哈耶迪(左3起),西蒂艾莎,以及纳兹米陪同下,召开记者会。

吉打州务大臣莫哈末沙努西表示,约40家伐木公司所索赔的数额不只10亿令吉,而是15亿令吉,而提出替代伐木区的建议,非现任政府的决定。

他澄清提出以蓄水区以外的2个地区作为替代伐木区,以解决伐木公司对州政府的索赔,是前任州务大臣拿督斯里慕克里在最后一次行政会议讨论的替代方案。

他说,前大臣在最后一次会议上,已有讨论到替代伐木区的方案,森林局提出2个替代伐木区的地点,前大臣应对此已有所了解,然而却假装不知情。

莫哈末沙努西是在主持州行政议会后在记者会上针对前大臣慕克质疑国盟政府刚上任2周却有意开辟新伐木区一事,作出上述回应。

索赔数额不只10亿

- Advertisement -

针对前大臣质疑获得伐木权的公司索赔10亿令吉的数额,沙努西指出,事实上,约40家伐木公司所索赔的数额不只10亿令吉,而是15亿令吉。

他说,伐木公司所索赔的数额是以每公顷4万令吉计算。如果把此事带上法庭,州政府或需作出一大笔赔偿,为此才会有建议以替代伐木区解决州政府所面对的情况。

他举例,有州属面对个案是伐木公司向政府索赔6000万令吉,但经过协商后以替代伐木区作为取代方案,所以此方案在吉打州之前已有先例。

他说,森林局向州政府提出替代伐木区的建议,州政府会再考量,前提是有关替代伐木区不会破坏大自然生态。

前大臣慕克里质疑获得伐木权的公司索赔10亿令吉的数额。

询及吉打州为了保护森林区,蓄水区及农业区而作出牺牲,州政府会否向中央政府索赔,莫哈末沙努西希望中央政府会“有所表示”,因为过去多位前大臣也曾向中央政府索赔。

他举例,如果把稻田地转换为商业地,州政府可征收1亿7000万令吉收入,所以若向中央政府要求10%(1700万令吉)赔偿金,作为吉打州保护森林区等的赔偿金也不为过。

行管期间客船收入无法抵销开销

- Advertisement -

另一方面,提到有条件行管令期间客船的收入无法抵销开销,莫哈末沙努西指出已指示掌管交通事务的州行政议员阿兹曼与交通部讨论,如何协助业者或提供津贴辅助。

在行管令期间,往返浮罗交怡的客船趟次来回各1趟,即早上11时及下午4时,而且客船每趟所能载送的乘客也因必需保持社交距离而减少人数,以及致入不敷出。

另外,提到前朝政府有批准150万作为支付吉打足球公会拖欠球员薪金,这笔款项因换政府而尚未支付,他指出,州政府会再讨论及考虑给予批准。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