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黄伟益

民政党全国主席刘华才在2020年5月15日,在未经中委会同意的情况下,宣布支持慕尤丁领导的国盟政府,不见得引来国盟领导另眼相看,反而却意外地掀起党内的斗争。

在民政党老本营的槟城,我们原本以为早前被冻结党籍半年的陈嘉亮会站出来炮打司令台,最终反而是曾在上届全国大选攻打浮罗池滑区州议席的卢界燊,除了在5月16日发表脸书贴文指责刘华才疯狂于宣传,而且还被视为投机分子。

针对这篇贴文,我当时还在其下留言:看来,你很快要过档马华了!迄今为止,这个留言安在,卢界燊亦没有回应或否认。看来,即使不完全给我讲中,也相去不远了。

5月23日,卢界燊还发表写给党中央代表的公开信,要求马上换掉党主席,不然民政党将走向灭亡之路,永不翻身!卢界燊是否还情系民政党?我不以为然。从我认识他的第一天开始,我就认定这个人有很浓烈的投机性。

- Advertisement -

再说,卢界燊只是南华医院街分部主席,相等于其他政党的小小支部。但是,他为何比槟州主席胡栋强还更有胆量去推倒刘华才呢?

熟悉政治内情的人都知道,魏家祥早就派出锦衣卫到槟城接触卢界燊,当然还包括槟州民政党内其他有潜质的人选,要他们在下届全国大选跳糟并代表马华直蹈民政党有意竞选的选区。

由于民政党与马华不再属于国阵盟党的关系,马华绝对可以毫无忌惮地在民政党有意竞选的所有选区插上一脚。

举例来说,马华目前觊觎民政党所竞选的日落洞一国三州议席,据说巫统也对日落洞旗下一两个州议席虎视耽耽,而民政党去年杪对丹绒比艾补选插上一脚,更让民政党顿失跟马华及巫统的谈判筹码。

尽管卢界燊有意过档马华,但其政治不沾锅的个性,又让他担心给人套上政治青蛙的高帽,而刘华才不识时趣地拥护慕尤丁及其政府,让卢界燊逮到机会来铺陈其出走民政党的戏码。

卢界燊根本不害怕被民政党开除,而刘华才若傻傻地对卢界燊开刀,则会让卢界燊摇身一变成了稻草岗烈士,甚至让后者更轻易把其他人一并给带走,而形成对民政党更致命的退党潮。

看回民政党的领导结构,整个党基本上奉行寡头主义领导方针。民政党的精英主义色彩,放置在当今的政治氛围,根本无助于让民政党开拓更大的基本盘,也无助于为这个党争取到来自非华裔的支持票。

- Advertisement -

离开了国阵的民政党,即使今后不能再获得国阵加持,但其领导却一直不敢亮出自己的党徽。即使是丹绒比艾国席补选,刘华才、胡栋强甚至是候选人自己身上所穿的,就是一条印着GERAKAN字眼的T恤。在这种情况下,你要如何教选民分辨民政党的稻草三角形标志呢?

刘华才以为凭着支持慕尤丁,就能让民政党避过在来届全国大选被国阵围剿。他的天真想法是要将民政党对国盟的关系,类比于马华跟国阵的关系,或是民主行动党跟希盟之间的关系。他当然一厢情愿要民政党扮演国盟的华社甲必丹角色,但问题终究在于国盟会否买他这笔账呢?

若国盟的结合只是暂时的权力游戏,只要全国大选一来,国盟必然将打回原状,而国阵(包括马华与国大党)加伊党,就会反过来将土团党吞噬,甚至马华及巫统连带还会瓜分民政党有意上阵的所有国州选区。届时,民政党不只看不到一片蓝海,反而是血流不止的一片死海吧?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