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锡兰和许莉萍夫妇俩,目前最希望可找到工作糊口。

报道:胡连花

原本一个月有2800令吉收入,可让一家四口无忧无愁生活,然而一场新冠肺炎疫情却摧毁了刘锡兰一家四口的生活,如今夫妇俩对于未来感到茫然及无助,每天临睡前都须忧虑隔日的膳食,今日不懂明日的生活应该怎么过。

刘锡兰:欠租3个月

一家之主刘锡兰(56岁)是一间纸厂的罗里司机,在今年1月杪因扭伤腰,而需要治疗3个月,但要复工时,却已被通知厂方已聘请新人取代。

他周二接受《光华日报》访问时指出,他目前最大的期望就是能获得一份工作过活,他知道目前市景惨况,也知道半数以上的公司都准备裁员,所以要找一份工难如登天。

- Advertisement -

“我只是中学毕业,也无手艺,我也没有大型罗里驾照,只会驾中小型罗里,所以工作范围很局限,如今市道的惨况,让我感到惊慌。”

“我们夫妇俩的收入不高,储蓄当然也不多,在无薪的4个月至今,储蓄已用尽,屋租拖欠3个月,接下来的日子不懂怎么过。”

他说,由于他在今年1月杪时,在工厂搬货时不慎扭伤腰,经过3个月的治疗后,5月份才恢复健康,目前他正申请社险,希望在未获得工作前,可获得社险费来度过难关。

这对夫妇来自亚罗士打,育有一子一女,在威南爪夷住了10年,儿子刘乐雄(15岁)天生聋哑及视力弱,在8岁时右眼全盲,左眼也只剩下5%视力,寄宿在圣尼古拉学校6年,每月领150令吉的福利金。

儿子刘乐雄(15岁)天生聋哑及视力弱。

刘锡兰说,以往他面对经济困难时,其三哥及五哥会间接给予救济,但兄长们也是打工而已,为此,他真希望自己能尽快找到一份工作养家。

女儿:蛋配饭就满足

“我和哥哥只要有鸡蛋配饭就满足了,我们每天看到父母愁眉不展,心中很难过。”

刘锡兰12岁的女儿在受访期间,无意间透露说,她的父母每天临睡前,都会私下商量明天要吃什么,她就明白家里已没钱生活了。

她说,她与哥哥只要有鸡蛋配饭就满足了,不希望看到父母每天都在愁眉不展,这让她感到难过。

要求复工被拒   才知被解雇

刘锡兰说,工厂的人都知道,他是因工而伤至腰,他以为在有条件行动管制令下可以复工,却接获主管通知,其岗位已经有新人替代,他已经被解雇了。“工厂是4月15日复工,我是在5月7日要求复工时被拒绝,那时候才知道自己已被解雇了。

“现在工作丢了,公司的理由是我在行管令前的2个月都没来上班了,而公司也要正常操作,所以已请新人代替了。”

他指出,他虽然因工伤至腰部,但其公司没有给医药津贴,他为了节省医药费,而只在政府医院看诊,医生是以看诊一次给一天病假,所以也无法因腰伤行动不便而取得更长病假,但是他也无能力前往私人诊所看诊,因为一次看诊都要180令吉,所以他只能选择政府医院。

他说,不过在腰伤期间,他每周都会与主管保持联络,及告诉对方他的病情,也获得了解及劝告他好好的休养。他现在是在服着西药房配的药,才能行走。

妻:儿食量大   一周吃10公斤米

- Advertisement -

刘锡兰的太太许莉萍(43岁)是在娱乐中心兼职,每月平均有1000令吉收入,在行管令期间完全无收入。如果该中心复工,许莉萍也不知道自己是否还有机会被续聘。

她说,在丈夫养病期间,她有获表妹的帮助,帮忙其在网站宣传拜神纸扎品,让她每个月有200至300令吉的进账,可以补贴生活费,但无法负担屋租400令吉。

她说,其儿子食量很大,一星期能吃光10公斤米,儿子在行管令前是寄宿在槟城盲聋哑中心,因行管令停休而回家。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