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道:曾丝苛

从“行管令”到“有条件行管令”,学生似乎有过不完的“学校假期”,那么来临的年中学校假期,学生还能享受真正的假期,不用做功课吗?

李凤枝:让教师各自决定

李凤枝。

辅友小学校长李凤枝接受《光华日报》访问时说,该校从行管期第二阶段起,通过“谷歌教室”每天上一堂主科,教师也每天上线至少2小时,为学生进行教学和解答,另有一些教师通过“谷歌Meet”授课,学生参与度达60%。

她说,只通过网络教学,进度肯定受影响,学校复课后仍需复习一遍。况且网络授课面对各种不足,包括教材有限,尤其若要进行直播教学,更须做好万全准备。幸好,还是有一些无私的教师把教材上载到网络上,与教师群共勉。

- Advertisement -

“其实老师也不好受,比在学校教书辛苦,而且老师也有自己的孩子要顾,孩子也要线上上课。一些教师家里没有电脑,要教书也不容易。”

她直言,即使非“行管期”,一般的学校假期,教师都会分配假期作业。因此,来临的年中学校假期,校方既不会阻止教师教学,也不会特别要求教师必须授课以追赶进度。反之,将让教师各自依据需求做决定。

许秋凤:安排功课复习

许秋凤。

协和小学校长许秋凤指出,尽管学生线上上课的平均出席率达80%,不过网路授课仍存在不便,例如网络连接问题、兄弟姐妹必须共用一台电脑等,因此在授课方面难免出现差距。

她表示,这个年中假期,师生皆不能外出旅行,仍会待在家,因此不排除安排稍少的功课让学生进行复习。无论如何,该校行政仍会商讨如何让学生善用假期。

- Advertisement -

罗明渊:郊区学校网络是问题

罗明渊。

浮罗勿洞小学校长罗明渊说,由于该校座落在郊区,网络连接成一大问题,加上该校有不少学生属清贫家庭、被领养,或因双亲离异、双亲在外地工作而寄宿亲人家,因此没有相关上网设备。

他续说,在此情况下,教师们也须放慢教学速度,以免学生学习步伐相差太远。此外,该校有不少教师格外用心,甚至通过发短讯或致电,确保学生跟得上进度。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