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刘镇东

民主行动党全国政治教育主任刘镇东。

初次会面

过去四年,慕尤丁在传给我的简讯中,通常都以 “Bro”作为开头。鉴于我们的年龄有差距,我也比他一些孩子年轻,我还是尊称他为“丹斯里”。

与性格温和的慕尤丁一起共事这段日子,让我想起了《变身怪医》(Dr Jekyll and Mr Hyde)的故事。剧情有今天的发展确实离奇,但我相信这是人之常情,也许权力的诱惑太大。

2016年4月11日,陆兆福和我代表民主行动党,与慕尤丁进行了超过两小时的破冰交流。这是我和慕尤丁第一次面对面接触。

- Advertisement -

慕尤丁在2015年7月28日因抨击涉及一马公司丑闻的纳吉,遭革除副首相一职,之后还一直被警察政治部跟踪和监视。为免引起他人的注意,慕尤丁助理于八打灵再也一家酒店安排了房间,我与陆兆福先进房等候,慕尤丁十分钟后才抵达。会面结束后,慕尤丁和我们也是相隔十分钟先后离开。

2016年7月25日,慕尤丁与林吉祥在吉隆坡一家酒店会面,我们也重复了同样的过程。

今天,我衷心希望慕尤丁身为首相不会动用政治部监视希望联盟领袖。他不需要把他下野时的经历重复在他人身上。

在此为大家补充当时的脉络。首先,慕尤丁与慕克里于2016年6月24日被巫统开除党籍。之后,马哈迪在同年6月28日和7月14日邀请了所有在野党及部分公民社会领袖一起商讨合作的对策,也为后来组建新党铺路。

在与林吉祥的对谈中,慕尤丁透露他的新党将会竞选15个国会议席,而我们从马哈迪那方得悉,马哈迪的目标是40席。

经过交流后,林吉祥认为马哈迪的40席比较实际(土著团结党最终在2018年大选角逐51席),毕竟没有人成立一个全国政党却只参选15席。

慕尤丁把席位数字拉得那么低, 主要是当时他认为新党必须寻求与伊斯兰党合作。相反,马哈迪从一开始就把伊党视为纳吉的伙伴,在合作对象中完全把伊党排除在外。

会面中,慕尤丁邀请林吉祥协助他的新党,一起对抗纳吉。林吉祥义不容辞,愿意给予全力的支持。

2016年12月13日,慕尤丁率领土团党领袖前往八打灵再也的人民公正党总部,与希望联盟签署合作备忘录。

这是促成土团党与希望联盟正式合作的一大步,尽管当时慕尤丁仍在私底下倡导着要成立“人民阵线”(BarisanRakyat),以作为土团党与希望联盟三党,还有伊党同时合作的新平台。

马哈迪其实在更早前,就已有明确的定位和方向:2016年11月12日的希望联盟大会,应邀出席的马哈迪在演讲中,表达了期望土团党加入希望联盟得想法。马哈迪的前瞻性远远超越了其他土团党领袖,慕尤丁与慕克里迟至2017年2月才打消与伊党合作的念头。

首相人选

签署合作备忘录后,我们在公正党总部的一个小会议室继续讨论后续事宜。会上,有位公民社会重要领袖在慕尤丁和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面前,公开指明旺阿兹莎不适任首相,并建议慕尤丁和阿兹敏为正副首相人选。这场讨论最后不欢而散。

该名公民社会领袖,其实早在2015年4月(安华入狱后的两个月)也曾约我见面,试图游说我支持阿兹敏为希望联盟的首相人选。

2017年1月9、10日,《星洲日报》一连两天刊登了慕尤丁的独家专访,报导的议程设定旨在引起华社对土团党领袖的不信任感。《星洲日报》的标题突显了慕尤丁对统考有所保留的立场,导致慕尤丁一些华裔朋友对他不满。慕尤丁为此联系我,邀我在2017年1月24日到他私邸附近一家他喜爱的餐厅用早餐。

这是我和慕尤丁第一次单独交流,之后几年我们两人也经常一起交换意见。那一次,我们谈了三个小时。慕尤丁说,他想重新认识行动党,更进一步了解自己的合作伙伴,也谈到对首相人选的看法。

2017年2月7日,慕尤丁邀林吉祥会面,希望行动党能支持慕尤丁为首相人选。林吉祥说明,行动党当时的立场是支持安华拜相,因此首相人选一事必须与安华商议。

2017年3月27日,希望联盟也接受了土团党加盟,希望联盟主席理事会会议在国会大厦14楼的国会反对党领袖办公室召开,土团党领袖首次参与。

在此之后,主张慕尤丁配阿兹敏为正副揆组合的推手还在继续推动这个倡议。2017年4月,在希望联盟一些领袖的私下讨论中,开始提出了马哈迪成为首相人选的想法。然而,亲安华的领袖对这个建议不以为然,慕尤丁阵营起初也有所抗拒。

只是,马哈迪在群众获得的支持和人气越来越高,不久后,慕尤丁支持土团党推荐马哈迪成为首相人选。慕尤丁当时为了大局着想,愿意放下个人夙愿,这点确实值得尊重与钦佩。

希望联盟领袖耗了几个月时间,才一致同意由马哈迪出任希望联盟主席。当时的协商几乎破局,所幸努鲁依莎在开斋节前往伦敦拜访马哈迪一家,挽救了这场结盟。2017年7月14日午夜12点30分,希望联盟宣布马哈迪为主席、安华为共同领袖,还有旺阿兹莎为总裁。

阿兹敏派系人马愤而离席,抗议马哈迪与安华共同领导的模式,因为这会推迟阿兹敏的拜相之路。慕尤丁则全心全意支持马哈迪与安华势力的整合,并拒绝配合阿兹敏的发难。

事情并没有因此结束。权欲熏心的阿兹敏还是不放弃,依旧推动慕尤丁配阿兹敏的组合,但慕尤丁没有参与其中。

2017年12月1、2日在布城举行的希望联盟领袖营里,阿兹敏和其派系人马让讨论陷入了胶着局面。四党(诚信党、土团党、行动党和公正党)当中,有三个半已同意宣布马哈迪和安华分别为希望联盟的第七、八任首相人选。可想而知,阿兹敏派系当然强烈反对,态度极为恶劣。

各党的谈判代表分秒必争,以期在2018年1月6日拍板,并在翌日的希望联盟大会宣布马哈迪与安华为首相人选,还有旺阿兹莎为副揆人选。

同样的,慕尤丁再次显示了他的风度与格局,尊重希望联盟的共识。阿兹敏派系则在希望联盟大会继续以小动作宣泄不满。

除了正副首相人选外,希望联盟大会也宣布了四党在半岛的议席分配,这也是在野党首次于国会解散前就已敲定议席分配。

决战柔佛

慕尤丁,连同诚信党的沙拉胡丁、公正党的努鲁依莎、行动党的陆兆福,还有希望联盟柔佛州领袖,于2018年1月18日率先在柔佛完成四党州议席分配的谈判。

慕尤丁询问陆兆福和我,是否能让行动党为希望联盟整体的利益考量,只角逐原有的14席,而我党领袖最后也同意。行动党原先要争取上阵柔佛16个州议席。

在这之前,柔佛被认为是国阵强大的堡垒,也是巫统的发源地。成为最早完成议席谈判的州属之后,柔佛希望联盟火力全开迎战大选,最终作为前线州,为希望联盟入主布城斩获足够的国会议席。柔佛希望联盟最终赢得18个国席(2013年大选5席的三倍增长),还有36个州席(2013年大选18席的两倍增长)。

身为行动党柔佛州主席,我和慕尤丁密切共事。为了创造柔佛带动全国的形势,我放弃相对安全的选区转到亚依淡上阵,而慕尤丁决定不移师,选择在当时大家认为比较困难的乡区选区巴莪守土,鼓舞了希望联盟支持者的士气。希望联盟的优势在城市,半城乡是战场,乡区是国阵强区。

2018年大选,慕尤丁、慕克里和马哈迪选择攻打的选区,向人民展现了他们全力以赴、背水一战的决心。

我和慕尤丁的幕僚看了选战的数据,对慕尤丁捍卫原席充满信心。巴莪国会选区的马来选民占了64%,非马来选民为36%。我们相信慕尤丁能赢得非马来选民的支持,还有超过40%的马来选票。最后,慕尤丁以55.21%的得票率当选,打了一场漂亮的胜战。

- Advertisement -

开票当晚,我从柔佛永平赶往八打灵再也的喜来登酒店,与各位希望联盟领袖会合。慕尤丁就我败选给予问候及安慰,在那个历史性的夜里,我感受到他由衷的诚意。

*作者为民主行动党全国政治教育主任刘镇东

**作者观点不代表《光华日报》立场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