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董恪宁

丹绒比艾补选,巫伊联盟,决意携手作战,试验民意;地头的两届国会议员黄日升赢了1万5千张票,一举鼓舞国阵军心,亦顺势带动马华士气。紧跟着金马利补选再显余威。一时之间,改朝换代2.0,就在眼前,闪熠发光。

后来的演绎所示,计划也确实正往这个方向开去。希盟根本没有等到亚太经合峰会后,马哈迪医生退位,安华也来不及显见预期中“新首相效应”,希盟已经遽然倒台。

说是这样,匆匆组成的国盟内部,其实也暗藏不少一言难尽的隐忧。仅是巫统众多高层一系列官司,还没走到了断的阶段。纵然国阵旗下诸党不会就此陷入群龙无首之困窘;但是,从形象工程说,最终得失如何,思之自明,迨无异议。

所幸既经此次一夜变天昔日的金主和朋党,皆赶在第一时间纷纷转身。一旦国会解散,三军之粮草和俸禄,想必有了着落。足以支援盟党的前线?但是,大元帅的状况,到底如何?

- Advertisement -

公正党总秘书赛夫丁纳苏申揭露,身任内政部长期间,慕尤丁常请病假,频频缺席每周三的内阁会议。赛夫丁点算,一月四回会议,大病初愈的慕尤丁往往只到来一次。然则,这一切都是过去分式;慕尤丁的气色,其实不错。

然则,国盟此时所要面向的,不是政坛初哥的在野党,而是兵强马壮,曾经执政中央的希盟。设想希盟赶在在选前的最后一分钟,争取对岸的力量;国盟将如何化解这一击?

犹为困难的是,国盟各党组成的内阁,显然内忧重重。犹糟的是,小党若马华、国大党的存在,似是可有可无,逞论配給一席具有否决权(veto power)平起平坐的副揆了。

理解国盟的作业,当可预见,纵然马华大赢所有的国州议席,让火箭沦为1+3的蚊子党,他们也不能凭靠如此的辉煌,重任睽违已久的那席财政部长。那么,国盟如何信服选民投马华一票,给力这位二阿哥,让他们重振老二的雄风,再站起来?

然则,没有什么要比伊斯兰党的忽然头大来得致命。追溯哈迪过去的一意孤行,大家想必同意,这轮月亮,不但不一定代表选民的心;而且往往还处处背离多元族群的社会契约。伊党的西蒂再拉上任妇女部副部长,挑起空姐制服之事正是佐证。

认识这些,当可觉察,下届大选,马华和国大党处境之艰险,恐怕正如1999年火箭的里外不是人;马哈迪医生甚至坦言华印选民的心如止水。面向伊斯兰国的倡导,伊斯兰法之坚持,马华的大小领导要怎么确保宪章中世俗国的体制?

为此制定一条底线确实不易。正确地说,不仅马华深感左右为难,就是巫统的领袖,恐怕也难以完全接受哈迪倡导那一套。要是触及选区的分配,选后行政的委任,官联公司的好康,巫伊两党高层和基层必然要受困于此,彼此纠结而磨蹭。

怎么磨合,如何共存,貌似容易,其实不然。深一层想,立法的内容、司法的仲裁、行政的作业、执法的流程,要是大量融入伊斯兰党界定的元素,乃至空姐的服装也需如此这般;国家现行的体制,恐怕都要随之起了惊天动地的变化。

- Advertisement -

何况,新冠肺炎逞凶肆虐,两岸百业停工快两个月了,下一里路如何?防疫的机制、急救的作业、管制的体系、GDP之成长、经济的搀扶、企业的未来、就业的机会,不少仍然搞不清楚状况。

英国特许公认会计师公会(ACCA)调查的结果,犹是触目惊心:预计半年之内,24%的企业将因现金流量不足而倒闭,另有接近50%则在12个月内关门。选民一一看在眼里,站在投票箱前,最终大家将怎样评估这个政府?

当然,未知的因素,也处在希盟这边。补选失利,江山易手,他们越是乱了分寸,处处挨打;眼下吉打政权转手,困局越是明显。时也,命也?虽不甘心,只能祈望,下届大选再次逆转。否则,安华只能止在这一步了。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