丧子之痛让茜蒂不能只是待在家,她毅然决定重返工作岗位,在抗疫前线为国家服务。

一名来自柔佛丰盛港登鲁诊所的护士隐忍着孩子逝世的悲伤,赴前线抗疫。

茜蒂正在抗疫前线奋斗,但她面对更艰巨的挑战,是她的第二个孩子威达因脑癌逝世了,而且她还要照顾5岁,患有自闭症的长子。

“我是一名护士,我的‘圣战’就是为了国家。我不能待在家,我在家就会想起威达!”

根据Astro Awani的报道,茜蒂原本是领着半薪假期直至6月,但是随着威达在4月6日逝世后,她决定终止假期。

昨天(5月12日)是国际护士节,这是为纪念现代护理学科的创始人弗洛伦斯南丁格尔于1912年设立的节日。Astro Awani配合国际护士节,特别采访在前线抗疫的护士,并报道了茜蒂感人的故事。

- Advertisement -

她强调,自己可以继续放假,但是她不能一直待在家,因为她一坐在家,就会想起已逝的威达。

“我进房间就会想他,看到房门会想起他,进厕所、看到玩具都会想起,所有的事情都会想起,我不能……!”

她说,孩子逝世的第4天,她就和丈夫说,接下来的一周,她要重返工作岗位,不能待在家。

她在整个假期中照顾病儿时,都混杂着悲伤、怜悯情绪,但看到战友们在前线抗疫又燃起热忱。

“我为何还要继续放假?所以我决定重回岗位服务。我回到工作,医生询问我是否要成为抗疫自愿队伍的一分子,我说:‘我要去’。”

她说,她的坚毅是源自丈夫的支撑,开始时,丈夫确实是认为她要到前线采集样本等会很压力。”

“不过,我告诉他,我是护士,我的圣战就是为国家,如果他允许我去,他等同完成一项圣战。”

- Advertisement -

“我不能继续再悲伤,我必须缓和下来,上苍已经给予最好的了。有些人怀孕了,也只在肚子里,生了没法带大,但是我还有机会。”

“有些人想怀孕,但不能,但是上苍给了我3年1个月的时间,我应该感到庆幸。”

“我觉得不应该让悲伤干预我的日常。”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