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道-陈诗琪
摄影-受访者提供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拾起裁缝的针线,传递着母亲的爱,那温和的眼神,温柔的双手,牵引细细的丝线,织起儿女的衣衫,沿着虚线裁剪出对美满家庭的向往。

母亲节这天,让我们一起走入两位母亲开动裁缝机,连结爱子之心的故事吧。

今年54岁的郑素君,如今是一名国际数字玄学认证文凭专业顾问,前半生的裁缝手艺最后献给家人。

年轻时怀抱著米兰梦,凭借高超的裁缝技术,成为制衣厂高级主管,尔后历经乳癌、骨癌、肺癌、淋巴癌折难,癌症末期病患郑素君最后选择回归家庭,勇敢面对人生磨难,陪伴儿女身旁,重拾针线,为女儿缝纫晚装,为儿子缝制改装魔术表演的服装,有生之年,用一针一线,把母爱缝进衣裳里。

13岁为自己缝校服

- Advertisement -

70年代的家庭,身上不管衣服或校服都是靠母亲缝缝补补弄出来,那时候如果谁的母亲拥有一流缝纫好手艺,缝补的衣裙好看又大方,穿去学校简直叫人妒忌!

郑素君小时候也不例外,因为小学时期的她,校服全是由母亲亲手缝纫,圆圆的裙摆秒杀同学们的眼光。

直到中学,也许是母亲要缝制好几个孩子的衣服感到疲倦,手工越来越粗糙难看,即使这样,她也不敢或不能对母亲诸多埋怨,只好默默安静的自己拆开校裙缝接口重新补过。

这一切被母亲看在眼里,于是第二次索性将裁剪好的校裙布丢给她,要她自己缝,缝了拆、拆了缝,拼凑了好几天,终于湖蓝色的校裙总算是成型了,无师自通,那时侯她才13岁。

回忆过往,她说:“自己一个人慢慢摸索,慢慢踩针车,把校服缝起来,那时候就觉得在裁缝的世界里面有很多变化,需要很多技巧才能完成一条衣服。”

此后,她的校服改换成自己缝,年纪还小的她对着白色衬衫和湖水蓝背心连身裙大喊:“好难”!后来得知学长团穿的都是单裙,使劲努力的挤进学长团摆脱白衣蓝裙的日子。

有没有挤进学长团不重要,郑素君在接下来的日子里除了T恤、牛仔裤、内衣裤外,全部都是用教补习的钱买一码1块钱的布自己裁剪和缝纫。很快,被母亲发现有这方面的天赋以后,让她晚上去上裁缝班,同时以低于市场的价格帮她接下改衣单赚点外快。

曾经的米兰梦

中学毕业考获不错的成绩,却因经济考量无法继续升学,白天当起书记夜里上电脑班,又因为学费和没有电脑做功课等原因,她选择停学去上裁缝班,三个月就把一年半的课程学完了。

人生的转折就发生在20岁那年离开怡保的家跑到新山,因靠近新加坡,那个年代新山已有许多大型制衣厂,又听说里面的车衣女工都是小富婆,薪水是做书记的两三倍,于是她进入制衣厂由车衣工做起到车样本、组长、管工升级到主管,10年光景也算稍有名气。

“制衣厂和缝制服装不一样,前者讲求速度,后者需要细心和耐心,从设计图样、排布到车工都要具有一定的功力才能完成。”

每个学裁缝的几乎年轻时都有当设计师的梦,郑素君也曾想过要到意大利米兰当设计师或裁缝师。

在制衣厂有一位男同事介绍到一家正统的裁缝学院上课,因为米兰梦,所以更努力,时装、西装、旗袍、礼服,可说是无所不能,除了绣花绣珠打花结比较难搞之外,甚至还经历跳级,最终考到了女装高级裁缝毕业文凭。

可惜后来随着人生大事的到来加上经济不允许,米兰梦最后只能无疾而终。与当代的妇女一样选择嫁人,忙于缝制自己的结婚礼服和妹妹们的陪嫁衣,结婚了也只是在家接单缝改衣服到设计缝制孕妇装。

命运多舛 且行且珍惜

不像现在,以前那个年代没有孕妇裙,手艺精巧的她设计了宽松外加蕾丝边的孕妇装得到当时一众孕妇们的喜爱。虽然现实无法圆梦,但凭着不错的技巧也能成为附近邻里的御用裁缝师。

拆掉新娘裙改成给女儿穿的公主裙,设计梦幻,剪裁精细,果真是妈妈心里的小公主。

过了几年后,按照生命的轨迹,开始生儿育女,也开始缝制儿女们的服装,和母亲一样,透过针线和布料保护孩子,还把当年穿过的白色婚纱拆了,改成了女儿的公主裙。

现在也会替魔术师儿子缝改魔术服的机关。

“我缝纫的本事虽然没有发光发热,但是却用在缝纫女儿的晚装、修改牛仔裤等等,整修儿子的魔术和变脸服装以及日常服饰也不见得是大材小用。”

为了家庭搁下梦想,今年54岁的她迎来生活的暴击,不过,却重挫不了她那颗无比坚强的心。先是丈夫因病逝去,自己又是一名乳癌、骨癌、肺癌、淋巴癌的癌症末期病患,女儿远到新加坡工作,家里独剩下她和一个15岁的儿子相依为命。对自己的命运看得特别开的郑素君,抱着过一天是一天,且行且珍惜的心态过日子,全心投入数字玄学,治愈身心灵,满满正能量,成为一个无坚不摧的母亲。

母女俩的温馨互动,也羡煞旁人。

手作的温暖常令人感动,看小小人儿和自己穿的一样出街,享受温馨的亲子时光,可爱又凸显母女的气质。Eunice本是爱好自学缝纫,最后却成立手作母女装品牌,创造出独一无二的爱。

母女装缝出事业

温馨的亲子时光,当然需要充满幸福味道的亲子装来点缀,和自己的宝贝撞衫,那可是甜蜜感满满,母女穿一样保证回头率超高!可是,市面上的母女装貌似非常少见,或许正因如此,Sew For Petite才会在一众年轻妈妈们期待的目光下冒然崛起。

创办人Eunice正是觉得母女装在市场上的品牌很少,更何况她想找手作的,款式也不多。后来仔细想了下,如果是自己做的话那肯定不会撞衫,衣服设计也可以依照喜欢的款式去做。

于是,不会动用裁缝机的她开始为自己和女儿Cosette做一套母女装,结果试了一次,就发现爱上了缝纫。

完全不会缝纫,只好自学,她分享道:“自学其实一点都不觉得难,反而会越学越兴奋,越对缝纫感兴趣,过程中最难的反而是同时要当全职妈妈要照顾女儿,又要坚持做自己喜欢的手作衣服。”

每个妈妈都会替自己的宝贝悉心打扮,平时经常在脸书看到她帮女儿穿戴好同系列服装,女儿一脸逗趣可爱摆出大人样姿势,都让人好生羡慕有个翻版的自己。

今年5岁的Cosette,圆圆的脸庞深深俘获大人们的心,时常担任母亲Eunice手作母女装的可爱小小模特儿。

今年已经5岁的女儿Cosette一直以来是她品牌专页上的专属模特,从矮矮小小爱吃零食的小可爱焕然一新变成现在的模特,不得不说,除了极简好看的服装,女儿也是让人一键点进专页的关键之一,调皮的样子吸引不少人的眼球。

撑下去的理由

出生槟城的Eunice和来自香港的丈夫,一家人定居于香港,所有的衣服都是她先在香港做好了,再聚齐好几个订单,一同寄到马来西亚给自己的母亲,再让她帮忙邮寄给每一位顾客。而每年的暑假她也会带着缝纫机回到槟城,继续做衣服。

Eunice说,每天她都要花上至少3小时在家缝纫,才能赶得完订单,赶完以后还得回归母亲的角色照顾女儿。

谈起陪伴了3年的缝纫机,还是她当初一时兴起在淘宝买的,才100多令吉,没想到就这样陪她度过了创业的第3年。

做好一件完整的衣服,所花的时间和精力非大家想象的简单。她说,缝纫一件简单的上衣,大概需要1个小时,裙子和套装大概用时1个半至3个小时,取决于什么款式。不过,如果是全手作,应该会花至少两倍以上的时间,在此,她也强调:

“用缝纫机就不代表不是Handmade哦,从选择布料、款式设计、缝纫直到邮寄,都是我一人亲手包办的。” 就连品牌的Instagram和脸书专页都是她在负责,宣传方面也是她链接到自己的个人社交平台去分享,让更多人看到,偶尔也会赞助一些母女装给身边的朋友,让他们试过了喜欢的话可以帮忙宣传。

没有团队的支撑,全部都由她一人在做,这边缝纫,那边还要照顾女儿,当然也想过放弃,但是女儿的及时安慰却能够带给她力量。

“说真的我快累疯了!其实放弃的念头有过好几次,但每次只要一看到我女儿穿上我亲手做的衣服后那开心的表情,就瞬间又有信心继续撑下去。到现在,我女儿都会很主动的告诉别人,她的衣服都是妈妈做的,听到都觉得很感动。”

累得很幸福

Sew For Petite的母女装不同于市面上的花俏,较偏向极简低调的风格,对此,Eunice也表示由于她喜欢的风格一直偏向于简约风,所以品牌的衣服不管是颜色或款式,尽量以简单舒服为设计元素,这样的母女装穿起来或许会更吸引人,看起来也更合适。

关于服装的灵感来源,她说,大部分都是参考当下流行的款式,网上都可以找到很多资料,再尝试搭配自己喜欢的简约布料,哪怕是自己喜欢的大人款式,或即使拿来设计成小孩子也适合的风格。

因此,她也很常到快时尚品牌逛街寻找灵感,走在路上也会多注意其他人的衣服打扮,这也算是职业病的一种。

品牌的创立将在今年尾迎来第4年,她忍不住地感慨一句:“从来没想过自己可以坚持那么久,看到自己的设计有那么多人喜欢,真的觉得很幸运 ,毕竟我都是自学的,还有很多地方需要加强,要更加努力。”

- Advertisement -

坚持每个星期一到五,每天至少花上3个小时在缝做衣服,其他时间拿来照顾女儿,接送上下学和做饭,而星期六和日则是家庭日,都会尽量陪家人。

虽然这份兴趣一开始只是单纯的为女儿做一件衣服,但每一针一线凝聚着母亲对子女的情意,穿在身上感受着手作的温暖,也是记录女儿的成长史,这也是令人最感动的地方。

作为一位因兴趣而产生事业心的妈妈来说,她认为:“相信很多的全职妈妈都很想要靠自己的努力去打拼,老实说我不觉得自己有多成功,只是因为透过缝纫,让我觉得自己除了是位全职妈妈,还有一个值得坚持的兴趣,从当中找到自我和信心,虽然累,但是累得很幸福。”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