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城表演艺术中心(Penang PAC)原本有17场表演活动,可是目前已有8场展延及9场取消。

报导:杜敏怡

尽管政府已放宽行动管制令,但是仍禁止群聚活动,使表演单位展延或取消演出,艺术家们纷纷开启线上表演,甚至是转行,以求糊口。

洪绣晴:很多剧场工作人员在演出停止的情况下,被逼转行成送餐员。

红姐姐转行送餐

红姐姐工作室负责人洪绣晴接受《光华日报》的电访时说,据了解,很多剧场工作人员在演出停止的情况下,被逼转行成送餐员。

“他们都是靠演出来赚钱,若全部剧团的演出喊停,他们就是没收入。”

- Advertisement -

她说,在行管令期间,她本身只能靠她线上教学及写稿翻译,来维持该剧团的开销。

“该剧团之前一周有10堂课,但有的家长觉得线上教学无法让孩子互动,现在只剩下2堂课。”

她指出,该剧团本来于3月中,在YueSpace小剧场有演出,不过她和其他工作人员只是合作关系,当时只需缴付合计6000令吉的排练室和取消演员的费用。

“虽然这部剧预算的制作费为3至4万令吉,但我年初就担心疫情会扩散,不敢过早准备服装和道具。”

她透露,她已告知合作单位,该剧团旗下的演出将展延至明年,如今将开始筹办网上剧场。

她表示,感动民众积极响应其脸书的筹款活动,让她在首天就能筹得1万令吉,至今筹得2万余令吉。

她也说,该剧团今年拥有1万令吉的团购票房,所以预购者之后可选择将票转为网上观看、留至明年或退款。

黄奕中:对表演单位来说,展延不是一件易事,因为现有的表演者无法配合档期的话,就得再花心血来培训新人顶替。

17场表演 8展延9取消

槟城表演艺术中心(Penang PAC)经理黄奕中则说,从3月18日至6月杪,该中心原本有17场表演活动,可是目前已有8场展延及9场取消。

“这次的情况特殊,我们允许表演活动展延至明年年末,然而年中至年末的档期较满,有关单位要再找适合的档期就较难。”

他指出,对表演单位来说,展延不是一件易事,因为现有的表演者无法配合档期的话,他们就得再花心血来培训新人顶替。

他说,若政府开放娱乐场所后,限制观众席的社交距离,那么表演单位就会面对很大的亏损。

“如果民众还需保持社交距离,那么一些表演单位便会取消或展延,我们就需找其他新且较低成本的活动顶上。”

他说,该中心在这段时间,无法出租场地、联同其他单位举办表演活动及开始第2学期的戏剧班,预计共损失12万令吉。

- Advertisement -

他也说,该中心有向州与联邦政府求援,但至今还未获得回应,只好靠线上筹款活动来支撑开销。

他呼吁,民众乐捐10令吉,以通过Zoom平台,参与该中心的“一元付出,艺术常驻”线上筹款活动。

该活动是于5月7日开跑,有兴趣参与的艺术家或民众可浏览有关的脸书专页: Do You Have A Ringgit To Spare? 一元付出,艺术常驻,以获取详情。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