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行动管制令3月18日展开后,槟城妇女醒觉中心共接获49宗投报,比平时增加近一倍。(示意图)

独家报道:翁逸华

家暴受害者报警之余,也会依据个案所需,前往医院验身,而在行管令期间,家暴案例增加,但也有不少受害者顾虑医院是感染病毒高风险区,而不敢向警方投报。

行动管制令期间,每名家庭成员必须待在家中,相处时间自然增加,难免出现摩擦。同时,各领域企业暂停营业,一些家庭在失去收入后,经济陷入困境,在各种困扰下,家暴问题随之增加。

槟城妇女醒觉中心(WCC)社工刘瑞丽接受《光华日报》访问时表示,根据该中心(槟威)自今年1月起至今接获92项电话求救,当中在行管令期间(3月中至4月21日)家暴事件占53%。

她说,在1月份共接到27宗电话求救、2月份则有16宗、3月中至4月21日就有49宗,比平日提高将近一倍。

- Advertisement -
刘瑞丽:行管令期间(3月中至4月21日)就有49宗,比平日提高将近一倍。

她分析,根据种族方面的分析,在49宗电话求救中,巫裔(24人)、印裔(17人)及华裔(11人)分别占了41%、35%及22%。

她解释,在24宗巫裔求助个案中,大多数来自槟城各县中央医院转介案例。大部分受害者都在医院验伤后,医护人员提供妇女醒觉中心联络号码,让受害者向该中心求助。

她估计,华裔比较谨慎,在疫情非常时期,顾虑到医院是疫情高风险区,即使面对家暴也不会轻易去医院验伤。

刘瑞丽:4大因素酿家暴

刘瑞丽表示,根据行动管制令期间接获的投报,促成家暴因素分为4大因素,即对方无法迎合另一半的期待、收入问题、酗酒习惯及质疑另一半搞外遇。

她说,第1,因一方无法迎合另一半的期待;在行动管制令期间,双方相处时间增加,对于对方的期待也自然增加了,只要任何一方的期待出现不合后,就会出现口角。

她解释,第2,经济压力因素;在行管令期间各企业停工后,上班族收入受影响,在面对日常开销管理时面对压力,在不愉快情绪下,促成家暴的发生。

“第3,酗酒习惯;部分印裔男士平时有酗酒习惯,在下班后才喝酒,随着行管令而闲赋在家后,酗酒时间变长,在酒精影响下,和另一半起冲突时,容易使用暴力解决问题。

“第4,质疑另一半一举一动;在行管令期间,其中一方因照常上班,需不时透过手机检查工作信息,导致另一半质疑对方搞外遇,掀起口角。”

行管令期间,槟城妇女醒觉中心无法提供面对面辅导,所以对辅导工作上造成挑战。

刘瑞丽坦言,该中心辅导服务分为电话及面对面辅导,在行管令时,民众减少出外,该中心只能以电话方式为受害者给予辅导,在与受害者之间互动有限,再加上电话短讯方式来回信息互动,无法深入探讨问题的存在,挑战大又费时。

她说,面对面辅导可以透过互动中,可以马上深入了解对方面对的问题,比电话短讯来得省时。

个案1:

居家作业频查手机    导致丈夫疑妻出轨

A女士是私立学院教师,在行管令期间与丈夫同住一屋,由于学院教学照常运作,A女士需要居家作业,在准备教材之余,也需留意工作信息;而从事生意的丈夫,在这期间暂时停业待在家时,发现A女士频密检查手机信息,怀疑A女士出轨,经过一番争吵后,A女士将丈夫赶出家门。

后来,丈夫致电A女士,恳求与她同住,心灰意冷的A女士不禁思考是否再次让丈夫同住,并向该中心求助。

该中心在接获A女士来电后,在一番辅导下,目前A女士正在思考是否离婚还是再次给丈夫多一次机会。

个案2:

为照顾孩子爆口角    丈夫打妻后求原谅

一对情侣结婚育有2名子女后,无法适应初为父母角色,太太是家庭主妇,正在努力扮演母亲角色,而丈夫也正努力赚钱养家,在长时间忙碌下,缺乏了两人彼此单独相处机会,常常闹口角,双方不满的情绪逐日累积。

就在行动管制令期间,丈夫待在家中时间更长了,太太期望丈夫能协助分担家务,协助照顾孩子。由于丈夫仍然忙碌,无暇照顾孩子,太太见状后,对丈夫心生不满爆发口角。

在口角中,丈夫不小心打伤太太,后者欲报警,丈夫惊觉事情严重性后,请求太太原谅。对于丈夫暴力的举动,太太心有余悸,逐向该中心求助。

因为双方婚前已有感情基础,只是在扮演父母角色及责任分担方面出现问题,该中心使用辅导技巧,引导太太探索对婚姻的期待及应对落空表达方式。太太也意识到沟通上问题后,积极寻求沟通方法。

为了让彼此有更多时间交谈,两人趁孩子入睡是,抽出时间陪伴对方后,早前的问题已经获得解决。

- Advertisement -

个案3:

遭夫冷落精神虐待    太太返乡坚持不回

夫妻恋爱结婚后,丈夫无法对太太展现爱意,冷落太太,并伴随着精神虐待,凡是太太做的事都是错的,久而久之导致太太对婚姻感到失望。就在3月行管令期间时,妻子离家返乡,并向老公表明不再回家了。由于先生寂寞难耐,依旧透过电话对老婆施压,威胁太太返家,但太太坚持不回家。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