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槟州首席部长曹观友

昨天,我的新闻秘书提醒我:“请记得写光华日报的专栏。”我的反应是,怎么这么快又截稿了?

目前依然处于行动管制令的阶段。在这期间,许多人都得发挥想象来探讨究竟该如何充份利用这段宅家的时光。

从3月18日开始,我每天都在办公室或工作中。我发现自己在领导州政府对抗新冠肺炎疫情的努力中获得了极大的满足感。

我是在一月下旬首次听说中国武汉遭受新型冠状病毒的袭击。 当时我没想到,仅仅在几个星期后,这个病毒就在我国蔓延,我们必须采取大量行动来应对这一场公共卫生危机。

- Advertisement -

事情发展得如此迅速,以至我除了在年龄上成长,智慧上也要跟着成长才能应对这一个前所未有的危机。

早前有消息指我的一名国会议员同志受到感染,而且,我们当中曾有一些人处在同一个会议室内。这让我突然意识到,我们其实是多么的脆弱。

我告诉自己,我必须采取行动并带领宣导运动。 若不这么做,州政府将被视为忽视疫情。

经过卫生局局长两次汇报,我了解到自己必须全力配合卫生当局以领导对抗新冠病毒的工作。我告诉阿斯玛雅妮说:“您负责对抗病毒,而我将负责沟通和宣传活动。”

我们在迅速集思广益后,决定推出“槟城应对新冠肺炎”运动,并委任沈志强与他的团队和我一起制定战略。

当行动管制令宣布时,“槟城应对新冠肺炎”已经成为州级的“政府全员”运动,槟州安全理事会以下的州与联邦政府机构需全力配合。

我们的首要任务是确保前线人员可以获得个人防护配备,并且分发口罩给人民。 我们还必须制定一个财政援助方案,以协助那些在行动管制令下受影响的人们。

- Advertisement -

我知道在这段艰难时期里,我必须与人民同在,并照顾他们的安全和生计。

我的想法是,我们必须抛弃谨慎花费的观念。我告诉我的团队,就算需要把光大卖掉,我们也必须拿钱出来协助前线人员获取个人防护配备,并且帮助人民和商家再次振作起来。

尽管斗争还没有结束,但令我欣慰的是,许多人都很支持我领导州政府的努力,而大家都努力不懈地确保槟城免于新冠肺炎的威胁。毕竟,这是一个生与死的局面。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