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道:陆依婷

行动管制政策打乱了人民的生活,对于没有家庭负担的人而言,行动管制犹如悠长假期;但因另一半必须上班、幼儿园关闭等种种因素,而被迫以“伪单亲”的形式渡过长达一个月的行动管制,同时面对家务、孩子、柴米油盐和工作的封闭式生活并不如想象中悠闲。这种苦不堪言的日子该如何撑过去?

抱病工作  哺育母乳    林思伶:女儿是动力

来自柔佛新山的林思伶(32岁)育有一名年仅2个月半的女儿,本身的职业为会计师助理,丈夫则在新加坡任职烘培师。行动管制期间,全母乳喂养的思伶必须在家工作,而丈夫则被迫离乡背井、暂住在新加坡,不知道何时才能回家。

- Advertisement -
怀中甜蜜的负担(卓恩妤)是林思伶与丈夫的正面动力。

有了夫家人与娘家人的帮助,思伶算是幸运的。她通常只需要在家婆或母亲准备餐食的时候自己带孩子,并将大多数的工作时间穿插于两老空闲时和晚餐后。而最难熬的时候非抱病兼顾工作、哺育母乳及照顾女儿莫属。

面对遥遥无期的行动管制及肩上沉重的责任,怀中甜蜜的负担是让他们夫妻俩努力撑过去的正面动力。

更多时间陪孩子家人    李钏萍:充实每一天

来自槟城,育有一个11个月大儿子的在职老师李钏萍(32岁),因为医生丈夫在前线抗疫,而成为了支撑家庭的顶梁柱。因疫情原因,钏萍必需在家帮学生上远距课程,同时兼顾工作、准备线上教学课纲和照顾孩子并非易事。

李钏萍希望可将儿子(沈楷哲)照顾好,以让丈夫安心在前线工作。

她借由家人的帮助以及妥善分配时间,并且在晚上尽心尽力照顾儿子,努力地走在工作与孩子之间的平衡钢线上。还记得儿子深夜发高烧,虽然庆幸丈夫刚好就在身边,但她时刻告诉自己,当情况越混乱时,自己就必须越冷静才能解决问题。毕竟这是对抗自己心魔与压力的时候,熬过便会感到值得。希望可以照顾好孩子,让丈夫可以安心的在前线工作。

“过程当然辛苦,但当你看到小孩在自己的陪伴下成长,而孩子也更加懂事时,真的会感到特别欣慰。从娇小的身躯到如今已是一个有重量的小男生,特感成就。所以小孩的成长我不缺席,工作,我也尽心尽力做完。”

她说,虽然行动管制非常不方便,但也是不得已。要说不紧张是骗人的,但却也得到了更多照顾孩子、陪伴家人及联络朋友,甚至抽空自我加强的时间。将每一分每一秒都过得充实,是她撑过这段非常时刻的方法。她相信只要大家能够携手,就能共度难关。

不满丈夫玩手机不帮忙    小斐:离婚潮真的存在

42岁的小斐(化名)育有一名5岁半儿子及一名近2岁女儿,职业为模具设计师,同时还必须管理工厂和工人,目前在巴生生活。行动管制期间,虽然只有小斐需要在家上班,但不需要工作的先生拿着手机玩游戏的顾小孩方式却让小斐完全无法安心。

- Advertisement -

“根本不可能同时兼顾孩子、工作与家务,我试了几天,真的累到差点发飙,而且先生和家婆根本就帮不上忙,孩子无时无刻都有需求,导致我完全无法真正分配时间,就连孩子都会跟我投诉爸爸不听他说话,害得我就像是个单亲妈妈一样辛苦。”

她对于自己在崩溃时大骂孩子而感到愧疚,但对于先生的不满仍闷在心中,而她唯一能做的就是继续压抑。

面对遥遥无期的行动管制以及散漫又不注重家庭的先生,她只能告诉自己继续忍耐,并认真相信新冠肺炎所导致的离婚潮真的存在。“在一个家庭里,一位丈夫、爸爸如果对家庭没贡献、不帮忙;对孩子的关注不够的男人,我要他来干嘛?我就不信没了他,我就养不大两个孩子。”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