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子健指出,于议会在行动管制令期间召开,是次州议会只允准州议员、州秘书、州法律顾问和州财政司出席。

报道:司徒瑞琼

槟州立法议会将于周五召开的“半日议会”,在新冠肺炎冲击下破天荒不开放于媒体采访,媒体与公众一律只能透过直播屏幕监督议会。

槟州立法议会议长拿督刘子健指出,第14届第3季第1次州议会踫上新冠肺炎疫情,由于议会在行动管制令期间召开,是次州议会只允准州议员、州秘书、州法律顾问和州财政司出席。

“因为疫情风险与行管令限制,媒体不在邀请之例,这也可免去媒体的忧虑。”

届时,只有州政府官方媒体《珍珠快讯》被允准到场采访、拍摄,媒体受促通过议会直播,线上采访议会进行。各报摄影记者也不允许到槟州大会堂的议会现场拍照。

- Advertisement -

他周二接受光华日报访问时说,这也是州议会第一次没有开放予媒体采访。槟州议会过去一年召开两次,每次会期约一周,所有媒体均会“驻守”整个会期,足不出议会作全程采访。

除了媒体,各政府部门主任、官联机构主管均需出席议会,以针对州议员提问随时提供答覆资料。这让每一次会期期间,议会现场均是人头攒动,场内从议员、官员到媒体,堪称人满为患。

因此,州议会为应对是次疫情、遵守行管令,刘子健直说就连各政府部门主管均不用出席半日议会,一切以安全为上。

“没检阅议式、以书面回覆替代口头询问,会场将采取量体温和社交距离等预防措施。预料议会于早上9时30分召开后,上午便能休会。”

他重申,是次议会只有3个环节,即槟州元首敦阿都拉曼阿巴斯施政演词、反对党领袖拿督尤索夫辩论州元首施政演词,和槟州首长曹观友发表首长演词。

第14届第3季第1次槟州议会于周五在槟州大会堂举行,只有州议员和州政府3高官,获准出席。

槟首长曹观友4月8日宣布,为符合州宪法规定,槟州议会必须于4月17日如期召开,但改以“半天”方式进行,避免州议会因违宪而被逼解散。

据州宪法第19(1)条文阐明,槟州元首须不定时召开州议会,上一季最后一次议会与下一季首次议会之间,不得相隔超过6个月。距离对上一次州议会休会日期的6个月期限,将于5月7日届满。民众可通过槟州立法议会官网,收看直播。

武吉淡汶州议员吴俊益建议州政府,可于8月再次召开州议会,让州议员反映最新民情。

吴俊益:建议8月再召开议会

“半日议会”只是形式,以避免州议会违宪而被逼解散,武吉淡汶州议员吴俊益建议州政府,于8月再次召开州议会,让州议员反映行动管制令期间对各州选区和人民造成的冲击,让州政府制定更贴地应对方案。

“半日议会是为了符合宪法,无可避免。只是,州宪法没有规定一年只可召开两次会议,槟州可仿效雪兰莪州做法,一年召开3次会议。”

槟州过去一般在4月和11月期间,召开州议会。他指出,是次行管令对社会各层面冲击甚大,以武吉淡汶为例不只多项大型基建工程停工,让当地发展被延误,更甚是选区内赤贫家庭大增同时,曝露大马对日薪劳工福利缺乏周全与合理保障。

“我是一名草根议员,向来都在选区趴趴走。但我从来不知,原来我选区内有这么多接近赤贫的日薪族,我也在自己脸书写上这一段经历和感受,向许多被忽略的选民说声抱歉。”

他说,武吉淡汶州选区有1万6000户家庭,过去以来有397户家庭活在贫穷线下,长期接受福利部援助。只是,行管令执行至今,竟多出500户家庭因生计受挫,不得已作出求救,目前共897户家庭受援助。

“他们很多是日薪族,油漆和装修工友、工地散工、餐馆工人和务农工人。其中一户平日以种植甘蔗维生,行管期一到,甘蔗无处卖,一家三口便断炊。”

他也带领媒体亲访上述贫户,一家三口居住破陋板屋,户外的厕所甚至连门都没有,完全无遮掩。

因此,他建议州政府可于8月召开州议会,让州议员反映当下最新民情,而非等到11月的州预算案会期。

- Advertisement -

他强调,是次行管期曝露联邦政府人力资源部,对低阶劳工的保障缺乏关注。这些收取日薪的劳工手停口停,没有公积金和社险等任何保障,外籍劳工都还能获得政府关注,要求工厂必须支薪外劳。

“所以中央人力资源部必须重新评估和探讨劳工机制,制定保障方案。”

他也补充,在这方面州政府角色只能作为辅助,即在州提供更多福利保障同时,吸引外资入驻,给州民制造更多就业机会。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