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董恪宁

国家行政体系庞大,部门错综,层层叠叠,环环相扣。仅是首相署,显要类比大清王朝的军机之处,结构森严,外人多是不识。而且,每每既经内阁新组,部署往往还有变动。部分单位因此切分,划入另一个部长的权限之中。

不管怎样,所有的组织,皆需遵奉国家宪法的界定,参照既定的国州律法、政策、条例和流程执行各自的任务。不论由上而下,或者由下而上,尽是如此,皆井井有条,鉅细靡遗的标准程序指引。

新科部长既经宣誓,报到上任,首要理解的,正是这一系列的琐碎和重任:日常的作业、每周的讨论、月常的会议,季节的汇报、年度的报告、五年的发展、未来之计划,都是一样。

此时此刻,面向新冠肺炎逞凶肆虐,行动有所限制,人人自圈在家,显然正是闭门读书,韬光养晦之难得时光。若能如是,等到雨过天晴,自可蓄势待发,有所斐然的成就。

- Advertisement -

可惜,纵观所行,部分领导,显然经常搞不清楚状况。越俎代庖,屡见不鲜;本身的职责所在,要么逶迤,要么推搪,意思意思,得过且过。个别领袖,乃至一再为了刷存在感而闹出一则则广传五湖四海的国际笑话。

之所以浮现这道景观,清楚地说明部长的认识的水平,办事的能力和整体的素质,其实不过如此。有碍文官制度,官阶的大小,决定了一切。官员虽然历练丰富,深知窠臼积弊,万万不可能一蹴而成;唯既然眼下上司有命,只好听令,一一奉行。

不幸的是,早前希望联盟的新官如斯,国盟的不少新秀也不例外。一朝得志,不可一世,肆无忌惮,嚣张跋扈,有恃无恐: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想做什么,随口令下,甚至不经协调。结果,市场闻之,不知所措,自然忧郁,垂头而丧气。

九个关键领域能否提前复工之困惑,也正是这么一回事。尽管国际贸易及工业部将“法律服务”纳入其中,唯首相署部长达基尤丁的办公厅随后电邮,要求律师事务所继续关闭。那么,谁说了算?

近距离接触的理发店开门营业,一样造成业者和顾客群的忐忑不安。《光华日报》报道,槟州首长曹观友乃在脸书直播透露 ,95%以上的民众为之深表担忧。槟州安全特别委员会会议全面评估风险,暂时不准营业。

- Advertisement -

说是这样,接受《婆罗日报》访问,企业部长旺祖乃迪补充,只有位在绿区的洗衣店和理发店,准予开工。卫生总监诺希山医生受询,则忠告国人,病例有所减少,胜利言之过早。思虑风险,社交距离,不可放松;此事不宜仓促,可以延后推行。

观照部门修订的条规,琢磨医生的专业之言,两者比对,可见不同时段的宣布,既没有经过深思熟虑,恐怕也不曾征求相关的个人与组织之意见,耐人寻味的矛盾,处处皆是。如此这般,兜兜转转;身在战场,如何应对?

满朝文武,方向何在,由谁定夺?仅此一问,可见攸关国务的发布,应有一统的代言,与其众人话多,不如一人话好。反之,如果互不相知,人力的安排,资源的分配,不但不能尽善,还要连累救援,那可就是大事不好了。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