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道:胡连花

 

知恩图报,新邦安拔白桥头园丘木屋一家三口断粮窘境曝光后,获得一名在逾10年前,在打假期工时获得亚珍姐妹特别照顾的庄姓女子帮他们一家更换全家的家具及电器,这温馨氛围感染了在场所有人,也让老父王明吉哭了……

王父不断言谢武吉淡汶区州议员吴俊益的协助及本报给予的报导,让他一家人的苦境终获得政府关注。

本报于本月10日特别报道一名70岁高龄的老父王明吉与一对儿女王亚珍(38岁)和儿子王文益(36岁)住在一间简陋破烂木屋,他们一直以微薄日薪生活。木屋的环境卫生恶劣,整间木屋也只有锌板屋顶是崭新的,屋身的木板随时有脱落的堪虞。他们在行动管制令期间,因被逼停工而断粮,在过去20多天,仅能仰赖着施济品过活。

- Advertisement -

在新闻见报后,武吉淡汶区州议员吴俊益接获多位商家的通知要给予赞助,包括这名热心女子。

老父王明吉哭了!他感谢大家给予的协助。(右)房间在重整后。

这名回报当年恩情的庄姓女子说,在逾10年前,她当年才14岁趁学校长假打工,刚好与王亚珍姐妹是同事,并获得两姐妹的特别关爱及照顾,她铭记到现在。她是从本报刊登的新闻照片中认出事主女儿王亚珍,所以在知道了亚珍一家苦境后,她就想要回馈当年的“照顾恩情”。

“当年,我有听到一些人说她们家贫,但我今天才知道她的惨况。虽然亚珍不记得我,但她姐妹在当年对我的关爱,我永远都铭记在心中。”

吴俊益在周六下午获得新大发园自愿救拯队的协助下清理该木屋。该队分别派出两名副队长罗伟豪、刘家及4名队员张金明、刘伟淞、杨智军、郑育翔。在他们联手下,移出三间房及厨房的杂物、肮脏卧具、损坏家具及电器等,包括移下放在屋樑上的旧家具等。他们也协助抹地及安装新家具,整个过程约花了2小时半。

回报当年恩情

吴俊益说,在王明吉一家困境新闻出街后,他接获多位商家的通知要给予赞助,但是这名热心女孩,很坚持的要他把这机会让给她,原因是她要回报当年的恩情。所以就决定交给这女孩替这家人包办一切的家具。

吴俊益向王明吉说,必须拿下这张桌子,放在屋樑上如落下会砸伤人。

“当光华网上载新闻后,我就接到四面八方的各种援助方式,如金钱和二手家具。尤其是一名光华女读者向我确认事主女儿的背景,并确定这是她在中二时打假期工的同事,她就做出此要求。”

他说,由于她的献意也符合他要改变这家人的家居环境及提升清洁与卫生的意愿。他就立即安排新大发园自愿救拯队协助清理该屋的垃圾及旧家具。

“当我誓言要一夜改变这家的家居环境时,王氏的邻居和路过的人都认为不可思议,尤其相关店面都没开门做生意的时刻。”

他也说,县长也特别指示社会福利局重审这家庭的援助金申请,并在周六先发300令吉及一些家具物品,也重新为木屋替换旧电线。未来会安排重修屋身及建厕所。

吴俊益(中)送口罩给新大发园自愿救拯队以感谢他们帮忙整理王明吉木屋。左起罗伟豪、张金明、刘伟淞、杨智军、郑育翔及刘家全。

疫情揭社会真实面貌

另一方面,吴俊益也补充说,这场全球性疫情已揭开社会真实的面貌,露出繁华背后的辛酸和窘境一幕。可看到的现况是贫寒之家雪上加霜、日薪群体手停口停、小本生意哀歌四起。

- Advertisement -

他说,世界就此重新洗牌,一切从零开始,但是贫富悬殊仍然持续着。企业减薪、裁员、甚至倒闭,也将牵一发而动全身,首当其冲肯定是无文凭和缺手艺的低薪一族。

“紧急救援只能解燃眉之急,无法增添工作、也不能创造财富,更谈不上提升生活水平。”

他有感而说,人民代议士的责任不能再停留于搞政治、办活动、推基建,而是须要关注社会失衡的状况,并确保贫寒之家三餐温饱、他们工作的稳定和居者有其屋。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