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邱丽芳

新冠病毒就犹如一场临场考试考验着国家控场能力和临场反应能力;应对能力强的,能够把握时间和实施有力的措施尽快恢复元气;而领导能力弱的,多以掉以轻心拖延了宝贵的抗疫时段,导致后果不堪设想。在抗疫点上,我们看到中西方领导模式的核心价值,也就是他们的工作重点和主导方向,彻底展现他们是不是负责任的政府。

疫情蔓延以来,西方国家很无知的政客提出“群体免疫”对方法,也就是允许大规模病毒传播,在人群产生免疫力对抗病毒;此外,面对医疗资源匮乏、求“床”无门的窘境,老年人病患者的生命应该“被淘汰”,“让位”给年轻患者。这就是西方奉行“弱肉强食”的观念。惟有强者才有存活的权利,甚至是可以否定弱者的生存机会。

- Advertisement -

我一向以为西方所提倡的自由、民主是基于人人平等的原则,甚至是治国理政最优秀的模式。但事实并非如此。就是因为太推崇个人自由主义和保护自由的权利,导致隔离难上加难。再来,在西方的政治体制里,州属拥有“独立”的权限高于联邦政权,在应对紧急疫情时各持有不同的规定,封城似乎在一些州属比如纽约,是不合规则不合法的。惟有有效的国家体制在应对紧急时才可以化险为夷最大程度上保护人民性命。但反观西方的政治体制没有共识就很难做出及时果断的抗疫决策。

- Advertisement -

疫情危机爆发时,美方不是把人民的生命放在第一,而是操纵政治散播仇恨重于人的生命。美方满口谎言、隐瞒事实,为了政治利益,不断造窝甩窝,抹黑、诬赖、攻击中国。无能为力抗疫的当儿还要对中国索赔,简直是荒唐无耻。这就是霸道主义,持强凌弱、趁火打劫让其它国家成为他们的附属品。

一场疫情让我们看清西方政客的傲慢自私的真面目。不会反思、自省,或反思不对路只会导致国家越陷越深。


- Advertisement -